您的位置 : 首页 > 最新资讯 > 《惑国之妖后》祸国妖后 第十四章 陈三娘傲娇受

《惑国之妖后》祸国妖后 第十四章 陈三娘傲娇受

发布时间:2020-01-14 17:01:40 编辑:大纤 作者:纤城绘

新书《惑国之妖后》是纤城绘最新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故事,主人公蒋玉,陈三娘,书中主要讲述:“长孙公子呢?他在哪儿,快带我去,我有事要见他。”小厮被眼前的景象惊着了,结结巴巴道,“少,少爷还在后院,小人带小姐去。”小厮见蒋玉这般焦急的模样,几近小跑着去后院的,蒋玉一直在后面跟着。“少爷,蒋小

《惑国之妖后》妖后无双千千小说站 穿越文 惑国之妖后腹黑攻

推荐指数:10分

《惑国之妖后》在线阅读

《惑国之妖后》祸国妖后 第十四章 陈三娘傲娇受 免费试读

“长孙公子呢?他在哪儿,快带我去,我有事要见他。”

小厮被眼前的景象惊着了,结结巴巴道,“少,少爷还在后院,小人带小姐去。”小厮见蒋玉这般焦急的模样,几近小跑着去后院的,蒋玉一直在后面跟着。

“少爷,蒋小姐来了。”到了一个房间,小厮敲门道。

“进来。”

小厮转头看了蒋玉一眼,蒋玉吞了吞口水,回头冲跟过来的夏碧摆摆手,“你先下去吧,有事会叫你。”

“蒋姑娘,你,这是?”

长孙鸿旭疑惑地看着面前的蒋玉,一身下人装,额头上满是汗,头发凌乱地贴在脸上,满满都是狼狈模样,与昨日见到的那个气容有度的小姑娘根本就是天差地别了。

“蒋姑娘今日前来找我,是有急事吗?”看这模样,应该是很重要的事要与自己说了。

蒋玉缓了缓不平稳的气息,抬头看着正一脸疑惑的长孙鸿旭,“有,但不是很重要。”

“哦,什么事?”

见还有时间,蒋玉也不赶了,直接伸手给自己倒了一杯茶解渴,她保证,自她当上五皇子妃后,当街奔跑的事她从未做过。不,前一世,她活了二十四年都未曾做过,没想到今日竟是为这个男人破例了。

“昨日忘了提醒公子一句话。”蒋玉解了渴,嗓子终于舒服了许多,“今日想了起来,觉得可能对公子有益,便特意赶了过来。”

长孙鸿旭静静地看着蒋玉。

蒋玉没再说话,而是走到了长孙鸿旭的书桌前,取了一只细狼毫,轻轻蘸了些许墨汁,背着长孙鸿旭写下一行字,然后将狼毫搁在了笔架山上。

默默将写好的纸张折好,放在镇石下面压着,抬头看着长孙鸿旭,笑着说道:“今日一别,许久不见,忽想起了还欠你一杯送别酒,特来补上。”

说着,倒了一杯茶,举至身前,“以茶代酒,祝君走好,至靖州万事合心。”

长孙鸿旭慢慢地笑了起来,同样举起了手中的茶杯,“我记住了。”

蒋玉看着眼前的这个面色有些苍白的少年,眼角有些湿润,她能做的,真的就只有这么多了,长孙鸿旭,你,可千万要小心啊。

“好了,如今话也说了,我先告退了。”

长孙鸿旭从蒋玉那双有些湿润的像繁星的眼睛上回过神,“我送蒋小姐吧?”

“不必,此去靖州旅途遥远,还望公子多加小心。”说完福了福身子,转身离去。

长孙鸿旭看着蒋玉那小小的身影走远后,也转身回到了书房,静默了一刻,去书桌前取了蒋玉压在镇石下的纸张,慢慢展开,只有一段字。

长孙鸿旭啪的一声合上了纸,“来人!”

一道黑影应声出现,低头跪在了长孙鸿旭的面前。

“昨日蒋玉回府可是见了什么人?”

“回禀公子,蒋小姐自回去以后就一直在屋子里,未曾见他人。”

长孙鸿旭沉默了好一会儿,“下去吧,挑几个人,我不在京都的这些时日,好好保护蒋小姐。”

“是,属下告退。”

待黑影下去之后,长孙鸿旭坐在书桌前,手指摩擦着蒋玉留下的纸张,其实上面只有两句话。

“路途忌酒食。

小心身边人。”

书房里一片寂静,长孙鸿旭有打开了折叠起来的纸,“字倒是不错,”他忽地笑了一声,“可惜,腕力不足。”

仰头看着屋顶,“蒋玉,你究竟是什么人呢?”

既然你背后无人,那你又是如何知晓这一切而又来提醒我的?

一个才十岁女童罢了,身上的秘密反而越来越多,呵,在我面前泄露这么多,难道,你,就不怕我过河拆桥吗?

长孙鸿旭轻呼了一口气,罢,不论如何,至少如今她再多秘密也是因为自己,是的吧?那自己照做便是,不过是路途紧醒些。

蒋玉出了战王府,才心有余悸地拍拍胸口,她都不知道,在战王府究竟有没有皇上的线人,只有以防万一的将所要说的话写下来。夏碧跟在蒋玉的身后,亦步亦趋。

夏碧在街头拦了一辆马车,这时大多数人已经在城门口等候着了,所以街道也要宽松许多。

“姑娘,您这是要哪儿去?”

蒋玉闻言,低头思量了一番,抬头,“绕道孔雀街,去蒋国公府后的忠英巷。”

“好嘞,姑娘可坐好喽!”

马夫翻身坐在了车外木辄之上,将手中的马鞭朝空中一甩。

马车慢慢地开始走动起来,蒋玉伸手,用两根手指轻轻掀开了帘子的一角,眼神微动地瞧着大街上的人来人往,这京都,再见时原来已经是物是人非了啊。

“掌柜的,求求你不要赶我走啊,没有这份工作,家里实在是过不得了啊!掌柜的!”

“我求求你了,行行好吧!”

“吁…”

马车猛然一停,正在闭目养神的蒋玉一时未曾防备,身体忽地向前倾倒,眼见着就要摔下去,夏碧手疾眼快地抓住了马车的窗辕,并及时扶住了蒋玉,才堪堪让她稳住了下倾的身子。

“姑娘,没什么事吧?”外面,马夫有些忐忑的声音传进来。

“没有,”夏碧重新放稳了滚落到榻上的茶杯,“外面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回姑娘的话,前面好像在吵些什么,堵住了路,现在走不了了。”

堵路?听着这话,蒋玉皱着眉,这孔雀街据是京都治安最好的街道,又怎么会突然间就堵住了路?正奇怪间,又听到了几声哀求声。

“掌柜的,求求你了,我家策儿治病也要医药费啊……”

“掌柜的,你心善,别赶我走好不好……”

听及此,蒋玉不由嗤笑一声,世间苦难之人那么多,莫不是心善之人就要为此必须帮助?若真是那样的话,自己的前一世就不会死在无尽辱骂唾弃声中了。这个世人啊,包括自己,谁不是活在利益之中?

“三娘,不是我不愿意帮你,而是,我们实在是小买卖,为了你那得病儿子,你已经预支了许多工钱了。”

“我也求求你放过我们好不好,小店经营也不容易啊!”

“陈三娘,这可是你的错啊,你那儿子估摸活不成了,还养着干什么啊!”

“不,那是我儿子啊!”

陈三娘?

蒋玉忽地觉得这个名字有些莫名的熟悉,好像是在哪里听说过这个名字……掀开帘子,探头往边儿望着,只可惜人太多,根本望不清楚里面是个什么情形。

微皱眉,却听见外面的车夫感叹着,“真是可怜啊。”

“劳驾,你认识前面的那个闹事的人吗?”

那车夫听见马车里的客人问他,还以为是自己听错了,不过随即又反应了过来,想到了问题中的人,也不由叹了口气,“这姑娘可是问对人了,前面那人我正好认识呢。”

“哦,那她,是什么个情况?”

见客人愿听,车夫的惯来的好事通也被释放了出来,“唉,姑娘有所不知,前儿的人,可跟我们住一个巷,我们平日都叫她陈三娘,是个可怜的啊,几年前丈夫就上战场死了,如今就她和一个十一岁的儿子一起生活。”

“要说,她也有一门刺绣的好手艺,要养活他们娘俩儿也不难的。”

“可是,既然有一门好手艺,旁人为什么又不愿收留她?”蒋玉知道有一门好手艺的艺人,在这京都,还是有能发展的空间的,就算最后不能大富大贵,最起码,解决温饱是不难的。

“谁说不是呢,可谁让她有那么一个患病的儿子呢,这几年她的所有积蓄都用来给他儿子四处求医治病去了,哪儿还有的余钱啊。”

“那,她那儿子叫什么名字?”蒋玉此时已经没有任何疑问了,在问出这个话的时候,她能明显感觉到自己心跳加速的声音。

“这个,我们这群就不大清楚了,好像有一次听她叫什么策儿的。”

策儿……

陈策!

蒋玉听到这里,眼睛不由一亮,果然没有猜错,这个陈三娘的名字她听过,且还熟的很。而,陈策,她就更为熟知了。

大明朝建朝便难得一遇的状元之才,当年一卷答纸公布出来,震惊了整个世家贵族,状元郎陈策以寒门子弟身份崛起,成为大明朝众所周知的新秀之臣,京都知晓此事的百姓都在传,这陈策才是真正的文曲星下凡。

亦是,穆连城的重点拉拢对象。

说来也是好笑,这陈策,若真说起来,当年还是她替穆连城拉拢到手的。

“车夫,劳烦你将那陈三娘叫来,就说,有人愿意给她一个机会。”

“真的?哎呀,姑娘你可真是个好人那!我这就去说。”

蒋玉听了,笑笑没说话,好人?自从她得了祸国妖女的称谓之后,就没人说她是好人了,他们都是在说,这个妖女,讨厌的祸害……

很快,车夫便带来一个面上有些犹豫,眼角仍挂着泪痕的女子走过来。

“陈三娘?”

“小妇人陈三娘见过小姐。”

蒋玉听罢,微微一笑,谁能想到六年之后的那个人人追捧的新晋状元郎之母,现在也仅仅是个居于市野,任人可欺的小小妇人?

夏碧抬手掀开了马车的车帘,陈三娘抬头看见了车里坐着的人,原只是个才十岁的女娃儿,原本含着希冀的眼神暗淡了下来,却还是恭敬地行礼,“小姐有心,三娘感动不已,只是,若是帮助三娘,惹小姐与家中长辈不合,怕是不妥。”

原来,陈三娘看着蒋玉穿着一件不显眼的衣服,以为蒋玉家中也不算富裕,怕她一时帮助自己的行为会给家中带来更深重的负担,才想要拒绝。

蒋玉微微一笑,“陈三娘请起,还请莫言为我担心,家里这些钱财还是拿得出来的。”

“听说三娘家还有一生病幼子,所以我今日,想与三娘谈一笔生意。”

陈三娘疑惑地抬头,望着正站在马车上的那才十岁的小姑娘。

酒楼里,陈三娘局促地坐在桌子的另一边,蒋玉拦了要冲泡茶水的夏碧,亲自为她斟了一杯茶,做了个邀请的姿势,“三娘请用茶。”

“姑娘,我……”

“三娘莫担心,凭借三娘的手艺,我相信,是不会让我的铺子收益受损的。”

“再说了,有了这个机会,三娘不是正有有了钱,去给您的儿子看病吗?”

此话一出,陈三娘最后一丝犹豫也没有了,一切还是为了她的儿子。

见状,蒋玉微微一笑,悠悠饮了小口茶水才又抬头看着陈三娘,“三娘也不必担心此举会对您的儿子,产生什么不好的影响或是后果。我也不谈多的,您瞧,有了稳定工作手里才能有多余的钱财,那么家中小公子的病岂不是也多了几分被治愈好的希望?”

“陈三娘,一个妇人生活本就不易,您如此艰难也要一个人坚持,这一切不还是为了令家的小公子好不是”

陈三娘虽看对方只是个才十岁的女童,可从那稚嫩的嗓音中,她竟一句话道出了自己这么多年独自抚养儿子,四处求医无门的万千心酸。纵然她一向不会香别人说道自己的难处与艰辛,此刻也是难耐地红了眼眶,这么多年有谁说过问过?

她一个妇人,过的真是太苦了,若不是还有小儿支撑,早在三年前她就要随自家相公去了。

“姑娘,多谢您了。”

蒋玉看着眼前就算是红了眼眶也仍有几分风情可言的女子,“三娘放心,日后我自是会与令家公子谈。”

《惑国之妖后》祸国妖后 第十四章 陈三娘傲娇受 精彩点评

高端大气上档次。狂拽炫酷吊炸天,装模作样绿茶婊,外猛内柔女汉子,《惑国之妖后》就是描写这样一个主角(蒋玉,陈三娘)装逼全家装逼装逼到死的故事,同时,作者(纤城绘)这种迥异与其他古代言情小说的风格也注定了读者对这本书评价的两极化。
《惑国之妖后》妖后无双千千小说站 穿越文 惑国之妖后腹黑攻

惑国之妖后

作者:纤城绘 类型:古代言情 状态:连载中

作为一名在古代言情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惑国之妖后》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蒋玉,小姐)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纤城绘)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

小说详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