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南朝旧事》南朝旧事一芜城 紧缚 南朝旧事by不识非

更新时间:2021-04-16 10:10:28

《南朝旧事》南朝旧事一芜城 紧缚 南朝旧事by不识非 已完结

《南朝旧事》

来源:互联网 作者:不识非 分类:架空主角:白蝶,连杪尘

《南朝旧事》由网络作家不识非所著,终于迎来了跌宕起伏的大结局,白蝶,连杪尘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摩擦呢?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这些设定都将在这章震古烁今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繁星点点,给予夜空色彩,点缀出波澜壮阔的星空图。人间山林深处,几千个人停留在林中,双眼泛着红光,如同黑夜中的蝙蝠。这群人正是白天那群永和城百姓。“小家伙,他们比你丑多了。”月遗寒嫌弃的说。左右护法相互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繁星点点,给予夜空色彩,点缀出波澜壮阔的星空图。

人间山林深处,几千个人停留在林中,双眼泛着红光,如同黑夜中的蝙蝠。

这群人正是白天那群永和城百姓。

“小家伙,他们比你丑多了。”月遗寒嫌弃的说。

左右护法相互摇摇头,拿他没有办法,蝙蝠又怎么能和人比。

“教主,人来了。”一个黑衣属下禀告。

只见一个戴斗笠的人从远处走来,身后还有四个护卫,看身影曼妙多姿,应该是个女子。

“教主好大的手笔,一出手就搬来了整个永和城。”女子淡淡的开口,有几分责怪。

“我长生教既然要归来,就必得是轰轰烈烈让四国都知道。”

月遗寒油然而生一股傲然之气,四国算什么东西,当年一个个不过是跳梁小丑。

“不出三天,想必该知道的都知道了。”

“你如果只是来指责的,本教主想可以走了。”

性子张扬,长生教早晚毁在你手里,女子最终是没有说出口,只是仔细查看了不远处的百姓。

“还有多久才能变成尸傀。”

因为刚才的不愉快,月遗寒懒得回复她,自己一个人逗着蝙蝠。

右护法无奈的上前圆场子,“最迟一个月。”

足够了,她点点头也不在乎月遗寒的态度,转身慢慢的离开。

另一边,篝火旁白蝶三人围在一起,一条鲤鱼、两只兔子、在荷叶上洗干净的放着。

“离难,烤鱼烧兔肉这件事交给你了。”连杪尘两手一摊。

他也不会,离难转眼看看白蝶。

“看我做什么,你家主子什么水平你是知道的……”她就没下过厨房,论吃倒是在行。

两个都是祖宗,离难默默无语的拿起树枝,串起两只兔子,有模有样的烤起来。

看来得有时间学习一下厨艺,不然会和主子一起饿死,他默默的想。

“也不知道父皇和涵逸怎么样了。”以前天天在一起时想着怎么偷跑出来,现在真出来了,又开始念叨了。

人啊,总是这样。

“对不起,如果不是因为我,你或许还是南楚宫里高高在上的公主。”

白蝶噗嗤一笑,“这有什么好道歉的,我又不能一辈子都在父皇的羽翼之下。”

如今天下四分,表面上看风平浪静,可谁又知道暗地里的波涛汹涌。

“烤好了,你先吃。”离难打断两人的对话,把烤好的兔肉递给连杪尘。

他嫌弃的看了眼已经糊成黑炭的肉,故意整他的吧。

“离难,我们之间好像并没有深仇大恨吧。”

想了一会,离难摇摇头又点点头,意图拐走主子这也算仇。

白蝶把糊的地方剔除掉尝了一口,阿难的手艺……和她不相上下嘛。

“要不,去摘点野果充饥吧。”

离难冷冷的道:“连杪尘你去。”

“你怎么不去,”这么好的独处机会当然是侍卫离开,太子和公主暗生情愫的时候。

离难抱着手冷冷的看着他,看架势一言不合就准备动手。

白蝶看着怪异的两人,最后扶额道:“杪尘还是你去吧。”

“看在你的面子上,我去就我去。”

他走了之后,离难又去周边捡了些树枝堆放在一旁,以备后半夜用。

“主子,给你。”

白蝶不解的打开油纸包,只见里面有几块她平时爱吃的松子奶皮酥。

“阿难,这是从哪里来的。”

“临走时从沐府桌子上拿的。”

白蝶暖暖的笑了笑,阿难是故意把连杪尘支开给自己开小灶,以前怎么没发现他也有这么可爱的一面。

“这里有五块,咱俩一人两块,剩下的给杪尘。”白蝶分两块糕点给他道。

既然主子发话了,那一块就给连杪尘吧,否则按照离难的性子,一个不留才对。

此时树枝也差不多烧完,离难又去添了一些,突然一记飞刀从黑夜中划过,直奔白蝶的方向。

“主子小心。”他扔出长剑替白蝶挡了一下,然后快速的把她护在身后。

隐于黑暗中的人渐渐露出身影,一个个杀气重重,东宋的人又来了吗?

“阿难不要恋战,”人多势众,走为上策。

为首的黑衣人冰冷的下令道:“杀。”

这群杀手似乎比上一批更难对付了,才交手几个回合,离难就被逼的后退数步。

而这时,在不远处摘野果的连杪尘听到声音立刻赶回来。

“你们是谁。”这群人不像是魑魅的部下。

黑衣人也不解释,直接分成两波,分头攻击他们。

“连杪尘这不是东宋的人马?”白蝶看到他也被攻击,心里生起疑问。

他苦笑一下,挡住越来越猛烈的攻势,如果真是东宋的人,又怎么回不认识他这个太子,只怕是有人想把他们都杀死在这荒郊野外。

但是除了父皇,还有谁想要白蝶死,又有谁敢刺杀两国太子公主。

“嘶,嘶,”马儿长啸几声,受惊的挣脱着缰绳。

“离难带丫头上马,”

想跑?领头的黑衣人从后腰出拿出暗器对着白蝶射去,眼看就要射中之时,离难从一边挺身而出,替她挡了一下。

“阿难!”

“主子快走。”离难强忍着痛楚仓惶中和白蝶跳上马背,扬长而去。

“就让我们好好玩玩。”白蝶已走,没有后顾之忧,拖住这群人不在话下。

黑衣人面面相觑,猎物消失,撤。

连杪尘没有上前追赶,反而查看起地上散落的暗器,看不出来所属哪方势力,究竟是谁。

另一边,受惊的马儿带着白蝶他们慌不择路的在夜下奔走。

她努力的握紧缰绳,身后的离难眼神涣散,忽然直直的从马上掉下去。

“快停下,”白蝶焦急的勒紧绳子,可是马儿根本不听,还差点发狂的把她甩下去。

她心下一横,直接撒手向后面一跃,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好像骨头撒了架一样,白蝶艰难的爬起,来不及检查伤势,一瘸一拐的走到离难掉落的地方。

这时的离难已经昏迷了过去,她借着月光将离难的上衣脱掉,大大小小的伤口新旧交替,爬满了他的后背,一枚暗器嵌入肉里。

伤口出黑血难道是中毒了……

对了,手镯!

阿难送给自己的手镯里面有解毒圣药,白蝶急忙的拿出药丸给离难喂了下去,然后又把暗器取出,简单的包扎一下。

月光姣姣,白蝶扶着他找到一处隐蔽的山洞暂时休息。

离难、离难,我原给你取名字寓意是离别苦难,可现在看来,这满身的伤痕哪一次不是为我而受。

若有来生,你做主子、我当小厮,上辈子你替我挨的刀,下辈子我都尝回来。

精彩评论:

这本《南朝旧事》,是我最喜欢的一本架空类小说,文笔幽默,情节扎实。可惜作者(不识非)不是炒股遁,就是泡妞遁,用作者(不识非)的原话说:”跟女朋友一起玩儿或煲电话粥可比写小说轻松有趣多了。”说得我们读者竟无言以对,于是这本书就搁浅至今也没被续上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