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路上爱》生活中奔跑 短篇类型小说 路上爱在线阅读

更新时间:2021-01-05 18:05:28

《路上爱》生活中奔跑 短篇类型小说 路上爱在线阅读 连载中

《路上爱》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St西罗 分类:短篇主角:南希,仲文

畅销作品《路上爱》是St西罗笔下的一本短篇风格的新篇,光环人物南希,仲文,精彩情节试读:“林路,路姐!生日快乐!”乔什吵吵着挤进林路和大政中间,呼喝着给林路说生日快乐,一杯酒下去,乔什说:“路姐!我今儿可高兴了,谢谢路姐!”话说完乔什一把拉过对面的南希,跟林路说:“路姐,给你介绍个人,这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路,路姐!生日快乐!”乔什吵吵着挤进林路和大政中间,呼喝着给林路说生日快乐,一杯酒下去,乔什说:“路姐!我今儿可高兴了,谢谢路姐!”话说完乔什一把拉过对面的南希,跟林路说:“路姐,给你介绍个人,这是我到今儿才见着的嫂子,南希。”金恒和光博他们都没想到乔什居然会来这么一出,金恒心里想:傻小子有时候也挺有用啊。大政笑着从乔什手里抢过南希,跟着说:“乔什你可真是喝多了啊,我女朋友要你来介绍给林路?”南希感觉到大政掌上的细茧擦过自己的手心,心里有些舒服,于是对上林路的眼睛笑着招呼:“说起来也算认识你,却总没机会好好说过话呢。”

南希后来已经不记得自己当时跟林路都说了些什么,只不过短短几句话。她满脑子记得的都是大政和林路怎么样的说,怎么样的笑;大政怎么样忽然换上一张自己不认识的脸,和刚刚一起唱了情歌的女人若无其事的玩笑。

南希没办法去责难大政怎么可以,这是交际,是应酬,是南希不曾参与到的大政的生活的另一面。况且,大政刚刚和南希的共舞以及热吻已是让林路极下不来台了,怎么样也不能在主人的场子里再不给脸。南希心里明白这一切的道理,但是管不住自己别开了脸,心里隐隐的被扎进一根刺。

大政跟林路若无其事的说话,南希的反应却是都看在眼底。他心里原本有些恼林路的这些安排,但此刻突然又觉得,能看到南希为自己吃醋的样子,即使回去免不了要吃些排头,也算很值得了。

金恒此时轻轻晃动着自己手中的酒杯,看着南希和大政,心里不由得有些感慨:谁都逃不过一个“情”字。这个南希,并不像看起来那么无动于衷,对大政来说,是个好事儿吧。光博拿自己的杯子碰一下金恒的杯子,金恒嘴边带起一丝笑,两人不说话一饮而尽。

仲文一直默默的看着林路的作为,杯子端在嘴边,只不过做个样子,他心知大政也是无可奈何。再看南希默默的转开脸也不说话,仲文拍拍南希的肩膀,也只能什么都不说。

南希抬抬手,想要问金恒要烟,又觉得隔着桌子不太方便,于是算了。没想到金恒倒是很有眼色的把自己的烟盒带火机扔了过来,南希感激的冲他一笑,自己现在从脑袋到胃里都是一片的天翻地覆,太需要尼古丁的安抚了。南希点上烟,才发现仲文一直盯着自己,她想起仲文应该是头一次见自己抽烟,也有点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只是仲文接下来一句话,让南希彻底笑不出来:“要不你跟我也上去合唱一首歌?报复一下?”

南希强按在心底的,所有不愿启齿的隐秘被仲文一句话摔到桌面上来,当下被愤怒和不甘心还有发作不得的嫉妒冲得有些激动,叼着烟的嘴巴有些轻轻发抖;眼眶也一下子就红了起来。也不理会仲文,跟大政说一句:“我去下洗手间。”就离开了桌子。大政知道南希情绪肯定是不好,也无心再和林路答兑下去。扶着南希说:“我陪你过去。”

又过一会,大政回来跟乔什要车子的钥匙,金恒一把挡住:“你疯了,喝这么多还敢开车?南希呢?”大政见乔什已经醉的没样儿了,直接动手在他身上摸起来,拿到钥匙才回金恒的话:“我不开车,南希吐了,不舒服,我跟她在车上待会儿。”又看看光博,还没开口,光博便说:“去吧,待会儿我们走时候帮你们叫上车。”

南希枕着大政的腿躺在后座上,感觉到大政的手在自己背上一下一下的拍着,一下子就想起了刚认识大政的时候,两人也是这样绻在车厢里。那时候自己睡的迷迷糊糊,隐约觉得被人抱着挤着,却不大反应什么了。那时候自己也没有预想到,居然和这个男孩子,牵扯到这么深。她摸摸自己的胸口,心下苦笑:还以为离了陈子以后,再不会有机会让自己心痛了。又觉得自己太没出息,不过是几句话的答兑,自己心里已经酸的不成。可是依然缓解不了心里的难过,眼泪就悄没声息的流了下来。

大政手碰到南希的脸,觉得一片湿,心里吃了一惊,赶紧就把南希扶起来靠在自己身上,问:“怎么了?”南希一直压抑着的情绪,被这一句话问的绝了堤,她翻身扑在大政身上,搂住大政的肩膀说:“我不高兴,大政,我特别特别不高兴。”跟着声音,大政觉得自己肩头也有些潮湿。

“我不想看你和别的女孩子说说笑笑;不想看你被那么多人簇拥着看不见我;不想知道你的那些乱七八糟的绯闻;我拼了命的逃开那些不想,你为什么又非要让我看到呢?”南希一口气说了许多,声音颤抖着有些不稳,中间还因为一边哭一边换气说的七零八落,但大政却一个字也没有落下。他任由南希抱着,感觉到南希身上还有些轻轻的发抖,仍然是什么话也不说,一下一下的拍着南希的背,心里却是五味陈杂。南希的话里那么多不想总算是说清楚了,为什么南希一直有意的避开参与自己的圈子,大政心知南希这是逃避,可是这逃避里,又明明白白的放着南希的表白;一时说不上,是不是有些后悔了自己急着把南希拉到自己生活里的决定。大政只好吻着南希的头发,期望着能稍稍安抚南希。

“大政,你为什么非要找到我呢。你如果不找到我,我就不会有今天这些伤心了。就像那时候,你若不逼我,我也不会哭了。”南希这时候说着话,已经有些乏了,身子软软的靠在大政身上,眼泪湿了大政的半边身子。南希正还要自顾自的往下说,却一把被大政按到,靠在车门上,大政一只手紧紧捏着南希的胳膊,一只手撑在南希头上,眼睛盯住南希,问:“你说这话意思是后悔了?”南希一开口又是眼泪滚下来,呜咽着说:“我后悔为什么要喜欢上一个人,每次都让自己这么难过。”

大政这次吻南希,心里裹着烦躁和另外一些说不清楚的心思,动作好像是在啃噬。南希被突然的这一下弄的有些痛,于是手上有了推拒的动作。大政一把箝住南希的手,抬头看南希,笑的有点儿邪佞,说:“我也不问你还喜欢过谁,只是现在你既然喜欢的是我,难过也不由得你后悔。”

大政再吻下来动作放轻了些,但是身子却稳稳的压住南希,不容南希躲。南希本来因为情绪起伏剧烈,整个人都有点儿昏,也没注意到大政已经动手解了自己的吊带袜扣。等大政一把掀过南希的身子,按住她的腰从后面用身体盖住南希的时候,南希反应过来他想干什么,大政已经干了。南希一瞬间清醒过来,觉得自己还是继续昏过去比较好,大政却不让她有机会,凑过来贴在南希耳边说:“我今天,也特别的不高兴。”说完就由不得南希再多想,带着南希动了起来。南希原本还残留不多的理智,也仅限于用来控制自己不敢发出半点儿声音。

仲文是自己要求过来找大政的,他心里还惦记着南希对自己说的那句话的反应,其实他有些不明白自己哪儿冒犯到了南希,以至于南希突然间就翻了脸。他还不明白,有些虽然是明摆着的事儿,但是不说,是为了成全当事人的体面。仲文坏就坏在,他很聪明的看出了南希的嫉妒,却看不出南希是个好面子的,心知肚明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心思,已经是如坐针毡,却被仲文这么明晃晃的亮出来,自然是再也装不下去。

仲文一边惦记着南希的情况,一边找着乔什的车子,正想上前拉车门,却注意到车子有些微的震动,窗户上贴着贴纸看不见里面,再仔细听见些微的喘息声,饶是仲文再有天大的胆儿,这一会也不敢贸然上去再拉开车门。

仲文赶紧收回步子,掉头就走。一边走一边想:自己看来是白担心了。心中又冷哼一声,接着想:到底是热恋中呢,没有隔夜的事儿,这就急不可待的……心里泛出些他自己都不明白的酸劲儿来。没留神满脑子都是南希笑吟吟的脸,跟自己打招呼说:“你好,我是南希。”又想到了南希说话的时候不疾不徐,一边又是和大政眉目传情的样子;想到今晚南希颠覆的妆扮和出场,还有南希看着大政和林路时,眼里掩不住的落寞和难过。

仲文脚下踩到一个瘪了的易拉罐,一脚飞起,易拉罐狠狠的砸在墙上,空旷的地下停车场里金属撞击的声音格外响亮的响起。仲文进了电梯,抱住自己的头蹲下,靠在墙上也不去摁开关。心里只是气,气自己怎么多这事儿非要过来看南希到底怎么样了;更气自己心里记挂上不该记挂的人。

----------------------------------------------------------------------------车震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就发生了,反正它就发生了……>

精彩评论:

以短篇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路上爱》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St西罗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St西罗的设定中,男主角(南希,仲文)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南希,仲文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St西罗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时间有问S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