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男主黑化我功不可没》男主黑化我功不可没逢狸 小说完结版 男主黑化我功不可没18禁

更新时间:2020-08-07 08:15:59

《男主黑化我功不可没》男主黑化我功不可没逢狸 小说完结版 男主黑化我功不可没18禁 已完结

《男主黑化我功不可没》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逢狸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叶明薇,楚蘅

《男主黑化我功不可没》是逢狸最新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佳作,主线波澜起伏,文笔一气呵成,实力推荐。《男主黑化我功不可没》精彩情节试读 很多事情,是不会分什么先来后到的,感情亦然。原主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执念太过,最终入了魔障,白白糟蹋了自己的一生。有那么一个血淋淋的案例在,叶明薇不敢低估男女主之间的羁绊,也不敢高估自己在楚蘅之心中的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很多事情,是不会分什么先来后到的,感情亦然。原主就是不明白这个道理,执念太过,最终入了魔障,白白糟蹋了自己的一生。

有那么一个血淋淋的案例在,叶明薇不敢低估男女主之间的羁绊,也不敢高估自己在楚蘅之心中的地位,她一直是个悲观主义者,只想这一辈子能过得安心顺遂就好,不想与这些复杂的东西扯上。所以对此刻的她而言,与楚蘅之保持适当的距离,才是最好的选择。

楚蘅之很讨厌她的这种态度。

“云岫,你出去。”他的声音蓦然沉了下来。

叶明薇见他眉头敛低,知晓他是在压着怒火,并不敢言语上再有所忤逆,只求助似的看着云岫。

云岫被夹在中间,里外不是人,只能折中道:“我还是先把药酒给姑娘涂好吧。”

气氛凝滞了片刻之后,楚蘅之将目光转向别处,叶明薇将脚伸出来,药酒涂上去的时候有些火辣辣的疼,加上必须要大力揉搓吸收,才能去肿化瘀。叶明薇一直咬着唇强忍着,实在忍不住的时候,才略略轻嘶了几声。

楚蘅之用眼角余光打量着这边,云岫揉伤处的手法实在糟糕,左一下右一下的没个轻重。

他起身,懒得再去询问,直接让云岫坐到旁边,自己上手。

“你做什么?”叶明薇急了,想要将脚抽回去,但是小腿隔着衣物被少年拽住,他的手劲大,十分稳固。叶明薇挣扎了半天,没有任何效用。

楚蘅之的指甲直接蘸取了那药酒,往她红肿不堪的脚踝上薄薄涂抹了一层,而后用拇指自下而上推开那淤肿。

云岫看了几眼他的手法,高下立现,而且叶明薇面上因为忍痛而皱起的眉头渐渐纾解开,似乎很是受用。

云岫又羞又愧,静悄悄地退了出去。

楚蘅之一直低头替她揉着脚踝,男人的手往往就是第二张脸,他手掌宽大,手指白皙修长,不像叶明薇那般有点滑腻的小肉。因为常年习武,他的手掌心有几块薄茧,常常粗粝地擦过她脚踝上肌肤,但是并不硌人,在不轻不重的力道里,叶明薇竟然觉得很舒服。

她面上如今红得快滴出血来,脚趾也是蜷缩着,好半晌,不敢松懈。

“哥哥……你以后,别再这样了。”她思量了一会儿,开口道。

少年动作顿了一下,又装作什么都没发生,手上的动作继续,不急不缓。

难耐的沉默之后,叶明薇接着道:“我也不是小孩子了,你再这样,旁人会传出闲话。”

楚蘅之知道她的意思,人言可畏,或许对男方会宽容些,但是对女子无疑是灭顶之灾。

但是,若是排斥,她不会等到这个时候才挑明,一定是因为别的什么事情。

他止住动作,用干净的帕子擦拭干净多余的药酒,再度避开了她的话锋:“刚刚在里屋,我听见老太太呵斥了你。”

叶明薇一怔,下意识回答道:“不是因为那个……”

“那是因为什么?”楚蘅之追问道,“竟惹你如此不痛快?”

他这样咄咄逼人的样子叶明薇还是第一次见,她惶然垂下目光,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明薇。”楚蘅之轻轻唤了一声,嗓音低沉,“想必你也是知道的,这个家真心待我好的没有几个,你跟我的处境,也并无不同。”

这里只是一个落脚之地,在一开始,楚蘅之并没有认同和归属之感。

在李德全死去之后,最后一重枷锁迎刃而解,他本可以随时告别,去当一个他一直向往的江湖散人。可是现在,那种想法已经完全消弭,他仍有所留恋,轻易无法放弃。

“就算你利用我也没关系,这一切我甘心去做。”他定定看着她,一字一顿道,“但是不要把我推得远远的,我就这么没有让你依靠的价值吗?”

叶明薇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这么想,此刻他的目光深幽不见底,漆黑的宛如透着森冷寒意的深井。

“不是……”她微不可查地将身体往后缩了缩,抱紧了双臂。

利用和被利用的关系,依靠和被依靠的关系……从某种层面上说,要比所谓情意更长久,毕竟利益是永恒的,而他们就是抱团取暖的人。

她像是得了一个承诺,但这一切无疑更加深了她的惶惑。她的声音有些颤抖:“我……没有什么东西可以给你的……”

“你不用给。”楚蘅之说道,他只会自己拿回来。

……

那一晚,叶明薇睡得极不安稳。

她许久没有梦见原主了,但是这次的梦境如此恍惚,交错的画面在她面前一幕幕闪回,像是被剪得细碎而后拼接而成的电影。

一会儿是少女那灰败无望的恋情,一会儿是见到楚蘅之和阿弥相拥在一处时的怨恨和嫉妒,一会儿是二人决裂时的撕心裂肺一般的疼痛,一会儿又是从那极高阁楼上怀着解脱的决绝纵身跃下……

这些本属于原主的情感,竟让睡梦中的她感同身受。最后的最后,就连满目的天空也慢慢氤氲成血红,生命流逝的最后一刻,在她的感受中漫长得犹如大把光阴辗转而过。

玉妍在外面值夜,昏昏欲睡时,听见里屋传来的一声短促的悲泣。

叶明薇汗湿寝衣,抱着她哭得停不下来。

第二日,叶慎亲自带着叶明薇到了莲华寺,楚蘅之亦是跟着,却被其他的和尚告知,妙华大师已经云游去了。

正欲离开,楚蘅之却单独被那年轻的沙弥叫住了。

“妙华师父留了话给施主您。”

楚蘅之顿了脚步,看了一眼叶明薇。但是她走得急,并没有回应,楚蘅之心往下沉了沉:“妙华大师说了什么?”

“命里有时终须有。执求,无用。”

那个沙弥出家也才不久,尚未透彻顿悟佛说的人生七苦。但是眼前这个年轻的施主,却在困顿之后,低哑着嗓音反问道:“若我偏不呢?”

沙弥将眉目低敛,蕴着自己不宜在此时流露出的慈悲与怜悯:“施主所等,另有其人,命理如此。执迷不悟,只会握住一团虚空。”

楚蘅之拂袖而去,只留下那沙弥在原地喃喃自语:“师父,您说得对。爱别离求不得,果真人生至苦……”

叶明薇坐在马车里,挑着帘子,好半天没看到楚蘅之的身影。

“起轿。”叶慎就坐在她身边,看着女儿无精打采的样子,准备不等楚蘅之,先行回府。

叶明薇一句话也没说,放下帘子,闭目养神。若是平时,她肯定是要等上一等的,今日却不知道是怎么了。

叶慎不好追问,女儿大了,已经不会像小时候那样,事事要同他这个父亲商量。

他只是看着她右手缓慢拨动着那串念珠,慢慢地,叹了一口气。

楚蘅之骑着一匹黑马,从后面追了上来。风将马车帘子吹开,少女脸色苍白,斜斜倚靠在车壁上,不知道是不愿意看他,还是真得安静地睡去了。

到了府邸门口,跟随的小厮刚在马车旁摆好脚凳,楚蘅之已经下马,对着叶明薇伸出手来。

她脚伤还没好,需要人扶一下。

叶明薇几乎是下意识地,手臂已经伸出了一半,刚准备收回的时候,却被楚蘅之攥住了。

她咬了咬唇,颇不甘心,但也只能表现得自然些,由他扶着下了马车。

门口处,老太太和胡氏居然都在。

叶明薇一抬眼,看见老太太身边那昨日匆匆见过一眼的小丫鬟,蓦然,一把推开了身边的少年。

她昨日,本还怀着一丝侥幸,但是在梦里,她已经完完全全看清了阿弥的脸,虽不知是什么因缘巧合,但是她确实已经来到了叶府,就在他们的身边。

阿弥抬头,面上虽神色淡淡,但她看见了楚蘅之的动作,一时心中酸涩难言。

老太太信佛,这是叶慎第二次因为叶明薇的事情去找妙华大师了,实在令她心中生疑。

但是叶慎有意瞒着妙华的批命一事,只说是去寺里还愿。

老太太见撬不开自己儿子的嘴,只能去叶明薇那里探探口风:“薇姐儿可是有哪里不舒服?”

叶明薇淡淡谢过,顺着叶慎的话说是还愿。

老太太这才作罢,回屋时,见叶慎将楚蘅之单独叫进了书房,便让阿弥偷偷去听一耳朵。

阿弥正巴不得,飞快去厨房拿了一盅燕窝,端去了叶慎的书房,也不进去,只安静地同守门的小厮一同立在门口。

书房常常是叶慎与人商议要事的地方,外人都要先在前厅等着,老太太身边的丫鬟也不例外。

阿弥同样遭到了驱逐,但她几番对着那些个小厮好脾气地笑笑,只说自己奉了老太太的命令,需得看着二爷将燕窝趁热喝完。

她是想尽了办法拖延着时间,好多听一会儿里面的动静。

倒是心平气和的,似乎是在商量着叶明薇的婚事,叶慎甚至列出了好几个人选,有些是楚蘅之在东正书院的同窗,所以这才跟他打听一下那些人的品性如何。

楚蘅之一一回答,甚至帮着叶慎确定了几个人选,好半晌才推门出来。

阿弥及时朝他福了福,抬起那双清凌凌的眸子,里面笑意羞涩。

精彩评论:

作为一名在古代言情界小有名气的小说作者,《男主黑化我功不可没》算是他难得正经的一本了。在本书里,作者假设主角(叶明薇,楚蘅)拥有神一般的能力,可以无限量的制造小号来推动自己的事业成长,唯一的代价就是会不断汲取身边至亲的人的气运从而给他们带来总总厄运。为了最大程度的避免天煞孤星式结局,作者(逢狸)理智而巧妙的让主角选择如何运用这种能力,这点我觉得是非常聪明的,这样安排剧情才不会随便就写成了无敌流或者写崩掉。具体本书我不做过多评价,诸位看官看完可能会有不一样的感受吧。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