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云中雾镜中花》云中雾镜中花全年阅读 801 云中雾镜中花主角是苏白,陈世润的小说

更新时间:2020-06-26 12:12:23

《云中雾镜中花》云中雾镜中花全年阅读 801 云中雾镜中花主角是苏白,陈世润的小说 连载中

《云中雾镜中花》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宁山小妖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苏白,陈世润

独家创作《云中雾镜中花》是宁山小妖笔下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剧情中的主线角色是苏白,陈世润,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成熟稳重,比较不错。书中主线围绕:返程的时候他们坐着马车,苏白依旧不是很舒服的样子,纸鸢隐隐有几分担心,坐在他身边,苏白闭着眸平卧,纸鸢伸出手,扶了扶他的脉搏,怎么突然虚弱了起来,脉象漂浮,气血亏空,都不是什么好症状。兰芝和灵芝都没有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返程的时候他们坐着马车,苏白依旧不是很舒服的样子,纸鸢隐隐有几分担心,坐在他身边,苏白闭着眸平卧,纸鸢伸出手,扶了扶他的脉搏,怎么突然虚弱了起来,脉象漂浮,气血亏空,都不是什么好症状。兰芝和灵芝都没有发现么,苏白已经虚弱至此。

“最近怎么了么?”纸鸢皱着眉头:“你都这么不舒服了,怎么不让兰芝灵芝给你看看?”

苏白闭着眸:“无妨”。每次都是无妨无妨,这两字已经成了他拒绝外部的口头语,如同一道墙。纸鸢眉头皱的更甚,她就那么静静的看着苏白,苏白感受到了目光,缓缓睁开了眸,看见纸鸢那凶神恶煞的模样,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明日,我等你吃晚饭。”苏白眸子里满是柔和,一字一句,却锥心刺骨。自从那日,梨园纸鸢受到刺激晕厥,苏白也是受到了很大的伤害,他是一个多么骄傲的人,却一次次的因为她将自己伤害的体无完肤,他不知道该如何相处,才能化解她眸中的决裂,他宁可,亲手毁了那让彼此伤心的梨园,让自己一次次心如刀绞。心气郁结,加上陈世润的与纸鸢的良好关系,身子自然就绷不住了,内力混乱,病自然就反复了。斩天本也想叫兰芝灵芝调理一下,但苏白不允,让她俩精心伺候纸鸢,就是他最安心的一颗药丸了。

纸鸢还是邹着眉头,他都这样了,气息混乱,怎么还能笑得出来?这人,到底还在不在意自己的身子。

“兰芝!灵芝!上车!”纸鸢心中猛然怒火攻心,大喊。这给苏白吓了一跳,眼睛都睁大了几分看着她。外面被点名的两人亦是一脸茫然,听声音就知道是纸鸢生气了,还是第一次听见她如此音调的叫人。车夫赶紧拉停马车,两姐妹上车,看着纸鸢,又看了看苏白。

“把脉。”纸鸢指着苏白,淡淡道。

兰芝察觉到什么,马上跪上前去,苏白倒是看着纸鸢如此模样甚是喜欢,她生气的样子,她开心的样子,她难过的样子,她吃饭的样子……她的样子,他都喜欢,如此关心的举动,他亦是不胜欣喜。哪怕一点点,每天关心自己一点点,日日复月月,月月复年年,只要她在身侧,便足矣。

兰芝听着听着便眉间轻蹙,灵芝在一侧站着,而是看着纸鸢的神情,那真真是被气到的表情,生气里,还夹着满满的担忧。

片刻后,兰芝起身,说:“属下明白了。回去后,便准备药汤。”然后,便和灵芝退了出去,车夫继续赶车,晃晃悠悠.

“鸢儿。”苏白喃喃。打破空气中的凝重。

纸鸢没应答。她真的想不明白,他这个人,自己明明难受的紧,还硬是陪自己出来一趟,又是何必。

苏白伸出手,拉了拉纸鸢的衣角,一副认错的样子。如果外人见到苏白如此模样,那真是一件恐怖的事情。

纸鸢看着他的样子,轻叹一口气:“你都这样了,为何还陪我出来,我觉得我现在很坏,我并是非要看戏不可的。”

苏白笑了笑:“我怎么样了?我也是想看,才出来的。”

“回去后按时服药,静心调理身子。”纸鸢无奈松口。

“那你可要好好的监督我。”苏白嘴角微微笑着,又闭上了眸:“有你在,我就不痛苦。”

纸鸢看着他,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话。便只能说说其他:“明天,你去府上用午膳。”

“嗯,好久没见大哥了。”苏白淡淡说。

纸鸢微微颔首:“那我明天上午就去见九哥哥,晚上,我们再一起吃。”

苏白停顿了片刻,说:“你知道在哪儿见他么。”

“嗯……我只要扔纸条就可以了。不过你不要让兰芝和灵芝去拦截就好。”纸鸢想了想,实话实说。

苏白哼然一笑:“明日出去,她俩必须跟随。”

纸鸢想了想,学着素白的语气:“无妨~”

到了客栈,灵芝伺候纸鸢更衣,兰芝去采购药材。苏白和斩天也回房中休息了。纸鸢还是有点儿放心不下苏白,硬是等到了兰芝回来,去小厨房煎药,她还记得苏白车中的话,对兰芝说:“你去休息吧,我端过去。”然后端起药便去了苏白房中,兰芝跟到门口,回去房中了。

见是纸鸢端着药进来,斩天差异了一下,然后便识趣的退了出去,关好了门。苏白回来就倚在床上看着今日的军报和整理好的重要情报日常,他并没有抬头,也没想到已经这么晚了,纸鸢还能过来。

“喝药。这么晚了,还看什么书籍,腰不好就不要总坐着,不好好听医嘱,要怎么康复。”纸鸢将盘子放在桌上,端起药碗,走到他的身边,并递上药。

苏白听着是她的声音,惊了一下,随后便温柔的笑了:“好好好,在下定当好好听从药姑医嘱。”说罢,将册子放到一边,接过药碗,一饮而尽。

纸鸢看着烛光下苏白那明暗分明的五官,仿佛又回到了山中岁月,他的胳膊行动不便,自己喂他喝药的时候,那个时候,真的是什么都不知,什么都不闻不问,自己的世界里只有一个药舍,一片竹林。

“苏白。”纸鸢恍惚的叫道。

“嗯?”苏白缓缓抬起眸子,对上纸鸢的褐眸。灯下看没人,果真没有说错,烛光暖暗,纸鸢的脸本就精致,如此光射下,有一种温婉的千金气质。

“为何是我。”纸鸢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苏白盯着她,许久,缓缓开口道:“喜欢如果还需要理由,那不是太悲哀了。”

“……”纸鸢又接不下去了,她发现了,苏白总能说出来她接不上的、又让人面赤心跳的话语。

“早些休息吧,也累了一天了,你头还疼么?”苏白反问。

纸鸢摇了摇头,时光静好,岁月宁静,怕讲的就是此时,他俩静静的待了会儿,又说了些有的没的话题,纸鸢便离开了,也是困得不行。

苏白看着纸鸢离开的背影,喃喃道:“你能记住我的话么,喜欢,是没有理由的……”

精彩评论:

书客难得没有宅臭味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主要描述了一个废材人渣(苏白,陈世润)和几个绿茶婊相爱相杀的故事。作者文笔不错,虽是系统文,但主角(苏白,陈世润)并没有很依赖系统,而是渐渐有了自己的角度和主见。小说开头给我感觉有点《云中雾镜中花》的味道,但是后面文风变化挺快的,几个绿茶婊刻画地也很有意思,期待后续。。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