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桃花笺上录》桃花笺怎么用不了 小白文 桃花笺上录GV

更新时间:2020-04-03 20:04:29

《桃花笺上录》桃花笺怎么用不了 小白文 桃花笺上录GV 已完结

《桃花笺上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彼交匪敖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安武,凌夷

优质作品《桃花笺上录》是彼交匪敖所编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网络故事,主人公安武,凌夷,主要讲的是:这些人虽说都是道士,却多是十来岁的孩子。看着不像是下山捉妖,倒像是跟随师长下山长长见识,顺便历练历练。他们确实训练有素,在听到命令的瞬间便做出了反应,并且顺利包围了桃夭。然而,因为桃夭百年就能化形这一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些人虽说都是道士,却多是十来岁的孩子。看着不像是下山捉妖,倒像是跟随师长下山长长见识,顺便历练历练。

他们确实训练有素,在听到命令的瞬间便做出了反应,并且顺利包围了桃夭。然而,因为桃夭百年就能化形这一异数,在道界实在闻所未闻,他们中即便有眼力独到者,也只当桃夭修炼了什么秘法,将一身修为隐藏了而已,不知对方底细,也就难免有些心虚。

这会儿见桃夭以一敌众,不见紧张逃跑,反而往前凑。他们再是门派中训练有素的天之骄子,也不过都是些被关在山中桃花源只知修炼,没动过真刀真枪见过血的孩子,说到底还是纸上谈兵,自然都吓到了,满以为命不久矣。

“这剑到底是个什么稀罕物,如此厉害?要不,我跟你换,我有好些晒干的桃花花瓣。我还在山里时,大家常向我讨要,说是泡水喝很不错。平时我都不舍得呢,换给你算你赚了。”桃夭哪里知道自己对于那些初出茅庐的小道士是个可怕的存在,只是好奇驱使,一味纠缠不休。

为首一人看着年纪大些,还算稳重晓事。他见众师弟师妹们吓得不轻,为稳住军心,挺身而出,一剑划过,生生将桃夭逼退几步,这才喝道:“大胆妖孽,你作乱人间,如今还敢挑衅我等,简直猖狂。今日我便替天行道,除了你这妖孽,还不束手就擒。”

“我刚刚下山,并不曾作乱,为何要挑衅你们,又为何要让你们除掉?”桃夭歪着头冥思苦想,仍不解其中之意,便傻乎乎地分辩道,“我是妖不错,但是个好妖,绝对不是妖孽。”

桃夭一直记着槐树精说过的话,妖孽不是好东西,所以“妖孽”二字绝不是好话,她必须反驳。

那人好似听到了什么了不得笑话,仰天一笑,转向众同门,笑说:“你们可听说过世上还有好妖?”众人一致摇头否认,他目光重新转回桃夭,脸色冷冽起来,杀气乍现,嘲讽道:“妖就是妖,生来便作恶多端,哪里还有什么好坏之分?妖者,人人得而诛之。”

他一说完,那些同门的小道士也找回了些底气,纷纷握紧了剑,慢慢向桃夭靠近。

“你们,你们好歹不分,就不怕遭天谴吗?”桃夭急了。

桃夭本欲仗着自己百岁的年纪,在这些孩子跟前拿出点倚老卖老的本事,好歹从他们口中套出凌华尊者的消息。她计划的好好的,没曾想凡间的小孩个个都不是善茬,浑身迸发的杀气能冻死桃夭。

她一个仅靠运道化形,一不会高深的法术,二不会脚底抹油的逃命本事,面对一群杀气凌然的家伙,哪怕是小孩,桃夭也有些后悔跟他们搭话了。

“冥顽不灵,大家动手。”当首那人冷哼一声,叮嘱师弟妹,道:“这妖怪不简单,我也看不透她的修为和来历,都小心些。”

桃夭没什么大能耐,不敢以一人之力硬拼人家一群,打算趁他们不注意,寻着间隙,使个障眼法脱身,溜之大吉。奈何她高估了自己,这边才动了动手指,就被背后一个贸然上前的小道士给敲晕了。

小道士自己也为之咋舌,他怎么也没想到居然如此轻松就收拾了一个看不透底细的妖怪。惊讶之余,又有些欣喜,毕竟初次出山就有了一定收获,这在同门中可是不小的荣誉。

“安武师兄,她……”小道士指指晕倒在地的桃夭,笑着询问为首那人该如何处置,眼中闪烁着光华,好像在期待着夸赞和承认一样。

安武来不及回话,两步上前,确认桃夭当真是晕了。安武赶紧咬破食指,以血为朱砂,在黄纸上画了个锁妖符咒,捆住桃夭,这才算放心。

那小道士不解,问道:“师兄何必多此一举,杀了她岂不干净?”

安武瞪了他一眼,喝道:“长生,再不可如此冒失。妖多是变幻莫测,善于蛊惑人心,你贸然出手,怎知她是否留有杀招在后?她被你轻易敲晕,难保其中有什么算计。我也看不透,没有降服的妖,还是小心为妙。”

被叫做长生的小道士想通了这一层,一阵后怕,很有些委屈。“既然如此,师兄为何还留着她的性命,索性杀了才是,斩草除根,莫留后患。”

“我们这一趟出来的够久了。”安武突然一叹,听的众位师弟妹们云里雾里,他一挥手,作出了决定,“这个看不出来历的妖,还有近来的妖乱,不知是否有些,我总有些担心,还是带回山上,让师父探查一番再作处置。”

众人立马就明白了其中的道理,不敢逗留,随即带了桃夭回山。一行人匆忙赶路,御剑飞行,至夜才落了脚,从一处上书“凌华山”的石碣处进了山。

说来也巧,他们竟然是凌华山的道士,完全与桃夭的想法不谋而合,正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可惜桃夭现在晕着,不省人事,不然还不定怎么感慨一番。

安武一行人进了山便直往掌门住所而去,不顾小童阻拦,扛着桃夭横冲直撞。

院内凌夷真人安坐蒲团之上,闭目冥思,听到院外动静,微微皱眉。他还来不及喝止,安武就已经带着师弟妹们闯了进来,在凌夷真人跟前跪了一排。

“安武,这是怎么回事?”凌夷真人突然被打断清修,略微不满地睁开眼,看着这个一向规矩,今日却失了分寸的大弟子。凌夷真人刚问完便注意到了躺在地上的桃夭,“这是谁?怎的一身妖气?”

“师父,徒儿斗胆打扰师父修行,正是为了此事。”安武便将山下所遇一一道来,随后又说,“徒儿修为浅薄,实在看不出这妖怪的来历,加之她又是来自爆发妖乱的山上,恐怕有些端倪,所以才自作主张将她带回,还请师父做主。”

“竟连你也看不透?”凌夷真人越见皱起了眉头,安武的修为不低,他也看不透便证明这个妖怪着实不好应对。他亲自出马,集真气于眼对桃夭查探了一番,还是无果,惊的凌夷真人一头冷汗。他来回踱步,似乎想到了什么,心绪有些不宁,忙吩咐安武道:“此事不可小觑,容我思量再做定夺,你暂且将她关在断崖下的火牢中,切忌不可走漏了风声,以免妖族攻上山来营救。”

凌华山的掌门也拿桃夭没有办法,一时使得安武等人忧患不安。长生之流的小道士惧怕桃夭,纷纷躲开。安武有意教训长生,愣是拉着被吓坏的半点大孩子一起,将桃夭送去了断崖下的火牢关押。

凌华山的火牢,是位于断崖下石壁上的山洞中,上不顶天,下不着地,还有火牢的优势,是以不管多本事的大妖,都是能进,不见出。对于桃夭这种不知底细,又不知该如何处置的妖,关在火牢是最好的解决办法。

只是这一关,却歪打误撞,当真开启了桃夭真正的情劫的门。

桃夭被关在火牢中,迷糊过了好几日之后,她才打着哈欠辗转醒来,不像是被人敲晕关了进来,倒像是进来找了个睡觉的地儿,醒来随时就可离开的从容自然。

桃夭揉着惺忪的睡眼,疑惑地打量着这个陌生之处,直到脸上滚下淋漓汗珠,她后知后觉地跳着脚,大喊道:“着火了,这里着火了,快来救火。”

被关在对面火牢的妖怪闻言嗤笑一声,仿佛嘲笑桃夭的无知,又似自嘲。大约,他在这火牢中受尽了折磨,嗓音听上去粗粝沙哑,有气无力。

“你笑什么?”桃夭一边抹汗一边问道,而回答她的,却是一片无声的安静。就好像对面的牢房本就无人,一切都是桃夭的幻觉所致。

桃夭自己也有些迷糊了,踮着脚朝对面的牢房探探头。洞内光线昏暗,只能囫囵看见个黑色的影子,但洞内浓厚的妖气却表明里面实实在在关着个厉害的妖怪。桃夭来了精神,她还从来没见过大妖怪,这会儿遇上了正好问问怎么才能历过情劫,变成响当当的人物。

“你是谁?你也历过了情劫?听说历劫不易,你可有什么巧法子?我还不会法术,你教教我可好?要不我直接拜你为师?”桃夭一连串的发问,越问越激动,只想凑到跟前好好打听,说着就要去推隔在中间碍事的铁门。

那一声嗤笑过后再没有动静的妖怪,却在看到桃夭的手伸向铁门时,突然低声提醒道:“想要活命就别碰那铁门。”

出于对大妖怪的敬重,桃夭有种本能的信任,赶紧缩回了手,还是有些迟,她的指甲被铁门灼烧了一些。而且,即便桃夭缩回了手,白色的炎还在她继续舔舐,大有吞噬她整个手掌之势。桃夭又惊又痛,上蹿下跳用尽本事也不见收效,反而手掌的疼痛之感越见明显,急的桃夭一头冷汗。

“这火大有来历,堪比三昧真火,专克邪魔外道,被缠上就只有认命了。好在你及时收手,受伤微末,只要敛住气息,封住身上的妖气,那火自然就会熄灭。”大妖怪慢慢吞吞地解说道。

精彩评论:

彼交匪敖写了很多小说,但我却觉得他其实不太适合写古代言情小说,他的小说大都框架很散,撑不起一个结构出来。这本有点带着彼交匪敖自传意味的《桃花笺上录》同样如此,与其说它是小说,它更像是一部散文。但是我又特别喜欢这本书,因为在通篇看似浓郁着荷尔蒙气息的文笔下,隐藏着彻骨的忧伤与孤独。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