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旗未动》王家卫 作者是打马过三关的小说 旗未动女王受

更新时间:2020-02-22 12:05:31

《旗未动》王家卫 作者是打马过三关的小说 旗未动女王受 连载中

《旗未动》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打马过三关 分类:武侠主角:松全,罗师太

此次本编辑展现给各位小说迷们打马过三关原创网络创作《旗未动》,主线人物是松全,罗师太,功力深厚跌宕起伏,相信各位闹书荒的网友们都会喜欢这上本书的,书中主线围绕 人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时,是来不及做出反应的。夏候雪颤抖着指着李绝情,另一只手捂住了嘴。不可置信的道:“皮娃娃...你...回来了!”李绝情也是又悲又喜的看了她一眼。道:“我不是皮娃娃。”夏候雪看看李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人在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时,是来不及做出反应的。

夏候雪颤抖着指着李绝情,另一只手捂住了嘴。不可置信的道:“皮娃娃...你...回来了!”李绝情也是又悲又喜的看了她一眼。道:“我不是皮娃娃。”夏候雪看看李绝情,想想他和自己久别重逢不久后却要死在别人手下。情绪激动过度,竟然晕了过去。

蔚成风急忙伸手托住她,气愤的指着宛如天外来客的李绝情,道:“你...你和我有什么过节...三番两次的伤害我心爱的女人!”李绝情冷冷的道:“我从来也没有,小城还在大漠,我从来也没有和她在一起。”蔚成风也愣了,手慢慢地垂下。不知该说什么。

李绝情转而向夏逍遥跪下,道:“夏大侠!绝情来了!”

夏逍遥看着这个早已判若两人的少年也是泪流满面,他扶李绝情起来,道:“绝情,你...过得好吗?当时走的时候那么小...现在成小伙子了。”

二人正在这重逢的时刻,田轩辕不屑的道:“夏逍遥!那么你是要和这小子一行喽?”

夏逍遥原本喜悦的脸上又露难色,李绝情暗道:“夏大侠,绝情一人做事一人挡。”随后走开几步,高声道:“各位既然都是江湖儿女,那捉拿我李绝情,就要看你们有没有这个本事了!”

他说这番话目的就是为了和群雄比武,江山代有才人出,他真的有这个本事吗?一旁的夏逍遥和台下的明通都不禁为李绝情捏一把汗。但是同时又忍不住揣测一下:这个少年到底有什么本事?敢让他有底气说出这样的话?

蔚成风恶狠狠的白了李绝情一眼,抱着夏候雪下台去了。李绝情仍然面不改色又视死如归的站在那儿,仿佛他现在就是天下无双,以一当百了。

华山派掌门向无家是个急功近利的酒色之徒,他自从当上华山掌门以来,华山派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日落西山。但所幸历代掌门都为了本派呕心沥血,每人留下了一招华山剑法,向无家所做的唯一一点贡献就是把前辈们的华山剑法成一本剑谱,督促弟子每天反复的练。

向无家见这小孩儿衣衫褴褛,脸上黑漆漆的。想来也不会是个什么厉害角色,建名立业,光复华山。就在此刻决断了!击败这个朝廷要犯,从此华山威名远扬!

这样想着,他咬咬牙,道:“乐无进,你去和他比试比试!”此言一出,除华山派以外的门派都捂嘴笑了起来。

乐无进本是他师弟,向无家虽然靠权术混上了掌门,但江湖上仍是视为平辈,武林大会的规矩,想来是老对老,新对新。做出跨级挑战这样的举动,想必除了向无家这等居功自傲之徒以外,江湖也绝无二人了。

乐无进也有些无奈,但他不好说什么。随机抽了把长剑,飞奔到擂台上。道:“小子!华山派乐无进!”

李绝情拱手作揖,冷冷道:“李绝情。”

乐无进喝道:“领教了!”随即踏起一步,双手握住剑柄向前直刺。正是华山剑法里的“风平浪静”。可乐无进本身天资不高,加以华山派里好拉帮结派之风,年长的欺负年幼的,年幼的总要想办法欺负回来。天长日久疏于练武。这一招刺出去是无力也无锋。

李绝情只是在乐无进快到的时候,双手一合。顿时乐无进面色铁青,其他派的弟子无不是开怀大笑:

李绝情竟然使了一招空手接白刃!

李绝情微微一笑,双手暗中引力与剑刃处。乐无进想抽剑出去,哪知李绝情双手合密的稳定牢固。剑被卡在里面,拔出来不是捅进去也不是。场面极其尴尬,向无家的脸就如打翻了染料铺子一般,又红又紫。众弟子见师叔出糗,既想强忍不笑却又抑制不住。有的弟子只是出了一点细微的声响,就被向无家恶狠狠的剜了一眼。立刻低头闭嘴,连动也不敢动。

乐无进急火攻心,如果现在不脱身出去,华山派定是要成为众人笑料了。李绝情见他面色急惶,动了恻隐之心。双手慢慢卸力。乐无进随即抽剑出去。李绝情本打算用此举给他留足面子,谁知乐无进脱身后反而面露凶光,竟然是要恩将仇报了。

乐无进大喝一声,气冲斗牛。手中剑横劈纵砍,剑势变得横霸起来。向无家在下面坐着,脸色也慢慢的由阴转晴。群雄的笑声也渐渐地小了。

李绝情深知来者不善,此番交手必定是要超越点到为止的范畴了,但也不急着马上还手。他要让乐无进败得心服口服。

乐无进左腿下蹲,挽个剑花。赫然是华山剑法绝学中的“猛龙过江。李绝情避开,左手一记擒鹰手划过乐无进眼眶,乐无进忙不迭的去避,可李绝情这招已经是运用的炉火纯青,熟能生巧了。那手真如雄鹰扑食,速直逾箭。乐无进的眼角被迅速的划破了,他大叫着捂住面庞。

向无家的脸色已是阴沉似水,但不同的是,群雄也是面色凝重。并无嘻声。

武当派掌门松全获沉不住气,喝问道:“臭小子!你这是哪里学来的阴毒功夫!”

烟罗师太缓缓道:“中原武林,从来也没有如此狠毒致命的功夫,小子。你如实招来。”

李绝情冷笑着注视他们,他知道,自己只要说出这些人口中不值一提,卑若尘土的武功下落。江湖上又会是一场腥风血雨。

李绝情道:“无论什么功夫,用途好,自然就是好功夫。而像有的人表面上大义凛然内心却毒若蛇蝎...嘿嘿,这样的人,哪怕学到再好的武功也是徒劳!”

烟罗师太气的发抖,道:“小子...你在说我吗?”

李绝情道:“非也,师太。后生只是在说那些心术不正的伪君子。”

烟罗师太气极反笑,道:“好小子!你这招指桑骂槐用的不错!曲玲珑!出去应战!”师太旁边一名身材高挑的女弟子拱手领命道:“是!”随即飞步入台。

李绝情见来人是个女子,而且长相不俗,起了调戏之心,道:“小尼姑,你长得好俊呐!还俗给我当老婆吧!”

一旁醒来的夏候雪听见这话,又垂下头去,无声的哭了起来。一旁的蔚成风连忙安慰,那目光看着台上的李绝情,都是怨毒的。

曲玲珑是峨眉大弟子,平时也颇喜欢梳妆打扮,但峨眉门规严厉,若无大事,众弟子是大门不出,二门不迈。没有接触过红尘喧嚣。但女人天性爱面子,听别人说几句好话总是很入耳的,何况说这话的...似乎还是个蛮俊的小子。

这样想着,曲玲珑的脸不禁红了。烟罗师太察觉出事情有些不对,喝道:“玲珑!快动手!”曲玲珑这才如梦初醒,操剑向李绝情攻来。

峨眉虽然都是女弟子,但其能和少林武当等大派平分秋色,靠的也并不只是胭脂俗粉。这曲玲珑身姿曼妙,剑势相较于乐无进也是难对付许多。但见美人舞剑如拈花弄英、翩翩起舞。李绝情竟然看得痴了,舍不得动手。只用玄武步加以气功周旋。

田轩辕在台下观战,冷笑道:“师太,你看看你这女弟子,看来我们今天兵不血刃就能赢了这小贼,你峨眉也能讨个乘龙快婿啊。”

峨眉派向来是厌倦被说些风言风语的,此言一出,烟罗师太面色铁青,又看见擂台上二人斗的难分难舍,而李绝情却好像根本也不愿还手。不禁对田轩辕所说的话信了三分,喝道:“玲珑!你在干什么!快动手!”

曲玲珑当然知道这个道理,但李绝情身如负甲,剑锋根本无从施展。只得干着急。李绝情也不急躁,慢慢的和她游戏,那情景不像是生死比武,倒像是一对恋人在以武诉情。

烟罗师太也不是愚人,见这小子方寸不乱,便已知晓三分。大喊道:“玲珑,用峨眉神掌拍他!”

曲玲珑随即心领神会,将剑丢在一边,一记峨眉神掌拍去。李绝情这才收气,引少许内力置左手,拍将出去。正是一招千斤重的搏牛功。

二人手掌拍在一起的瞬间,田轩辕目光有些吃惊。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是势均力敌,但曲玲珑已是强弩之末,而李绝情还随心所欲,游刃有余。

“峨眉派怎么说也是武学大派...看家本领也可算是可圈可点,但这小子居然只发一招就挡住了,看来不是个狂妄自大之徒。”田轩辕想,对这个少年的兴趣越来越高了。

果不其然,曲玲珑的脸上现出难色,过了半晌终于抵挡不住,力量爆破一刹那。曲玲珑只感重心不稳,踉跄后退,李绝情急忙上前,将其拦腰抱住。曲玲珑面色羞红。不敢抬头看他,李绝情慢慢扶她站起来,拱手道:“姑娘,得罪了。”

一旁的向无家早已看呆,心想:“我原先以为这小子武功最多能胜过乐无进,谁知现在看来,他对付我们竟然不费吹灰之力!”

曲玲珑低头走下擂台,对烟罗师太嗫嚅道:“师傅...我...”

“不怪你。”烟罗师太叹道,她看看擂台上的李绝情,道:“这小子的武功实在是出乎我的意料,只盼着那几位手下有能干的青年才俊,杀杀他的威风。也好过让我们名门正派颜面扫地了。”

此时的李绝情已经连败两名强敌,各大派里排面较低,人数较少的已是不敢再叫嚣。过了会儿,武当派掌门松全获上前迈一步,喝道:“臭小子,我亲自接你几招!”

这事情本来是极大的违规,但现在同仇敌忾,已经没有什么条条框框了。见群雄都默不作声,松全获抄起流星锤,上了比武台。

向无家见松全获身为一派掌门竟然亲自上台比武,对着身旁弟子嘻嘻笑道:“看来咱们也不算多丢人。”谁料这话却被张鸿辉听见了,他摇头晃脑的道:“五十步笑百步!不要脸神功!妙极!妙极!”向无家一张脸登时涨成了猪肝色。但想到东柳派名望地位都已不是自己今日可比,也只得心有不甘的忍气吞声了。

松全获不愧是一派掌门,势如破竹,一柄流星锤抡得是攻守齐全。李绝情暂时还看不出他的破绽,一记白鹤亮翅躲开,欲先观摩观摩,再细思破解之法。

松全获见李绝情上蹿下跳,硬是不肯交手。有些失去耐心了,喝问道:“你躲躲藏藏的,打算避到什么时候?!”

李绝情想了想,笑道:“就是现在!”然后一记擒鹰手向下掏去,松全获反应极快,立即抡圆了流星锤,欲挡掉那记擒鹰手。谁知李绝情突然一个坏笑,鹰爪握拳,竟然是兽形相变,表面上是鹰冲落田,其实是猛虎下山。松全获一下子慌了阵脚,扔了流星锤。用太极绵掌去接那封虎拳。

以静制动,以柔克刚,以短胜长,以慢击快、以意运气,以气运身。是为太极。

刚猛犹忌阴柔,封虎拳凶狠,太极绵掌刚好破解。李绝情以无匹巨力打在松全获一堆肉掌上。直觉得如同打在了棉花上。劲力泄失的无影无踪。李绝情暗叫不好。正欲脱身,却被松全获一记绵掌打到心窝。李绝情登时口吐鲜血,在空中翻了几弯,摔了下去。

夏候雪顿时露出关切的神情,似乎颇想去看看他的伤势,蔚成风嫉妒极了。道:“你的心上人被摔了,很心疼吧?”夏候雪红脸嗔道:“没有的事。”随即调转过头,努力不去看李绝情一眼。

李绝情晃晃悠悠地站起,长吸一口气,运功疗伤。松全获神情得意,道:“小子,还打吗?”李绝情道:“打,当然要打。”话语中气十足,竟然没有丝毫虚弱无力的感觉。

田轩辕在台下看着,目光里流露出一丝赞许之意,指着李绝情道:“这小子不错。是个可造的材料。”

张鸿辉得意的道:“是吧,我就是这小子的师傅!”

田轩辕侧目看去,见他表情里十分里倒有九分像真的。朗声道:“这样的小子,教授几个,也算是人生一大快事。”

“谁说不是呢?”

李绝情心想:“他的武功,刚好是破解我的武功的法门。看来只能另寻他策了。”过了半会儿,李绝情眼睛一亮,仿佛又想到了破解之法。道:“前辈,请赐教!”

松全获点点头,运起一套太极绵掌打去,他方才在这上面占到了便宜,自然以为李绝情的武功都是刚猛一类。几掌拍出,李绝情用一套拳法接应。居然还能打成平手,二人又开始缓慢交手。

烟罗师太眼睛雪亮,看着看着,突然疑惑的“咦”了一声。

向无家问道:“师太怎么了?”

烟罗师太道:“我只觉得这套拳法越看越熟悉,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的。”

一直默不作声的酉阳真人也道:“对,而且这武功显然是经过了修饰的,你看他的拳势,表面上是刚猛无匹,实际走的却是以柔克刚的路子。看来这小子的来头,可是大的很呐。”

田轩辕也绷不住了,笑道:“是啊,大的很呐。”旁人齐齐向他看去,只有张鸿辉脸色通红。

向无家问道:“张掌门,你是喝了酒吗?”

张鸿辉忙抬起头笑道:“啊,是,你瞧我这酒瘾,真误事啊。”

其实,田轩辕刚才那句重读,也是颇有心机的,从小到大交过手的武功,无论再怎么修饰,自然是瞒不过田轩辕的。

不错,这套被称为“大有来头”的拳法,正是张鸿辉的水月拳,加以李绝情自己的封虎拳。这招他不是第一次用了,打起来比上次更加的娴熟,招招让人难以捉摸,分不清下一拳是石破天惊还是举重若轻。松全获用太极绵掌一招招的接着,逐渐陷入了被动的境地,额头也冒出了涔涔汗珠。

在松全获逐渐失去局势掌握的时候,李绝情鼓足血气,一招强大的封虎拳夹着力拔千钧的内劲打向松全获,松全获来不及格挡,眼看着令人致死的一拳就要打在松全获的心口,李绝情连忙调转方向,打到了松全获的肋骨上。

李绝情这一变,已在有意无意间收敛了许多内力。打在松全获身上,也只是折断了几根肋骨。松全获被打趴下,又站起来。拱手作揖道:“多谢...多谢少侠仁心!”

李绝情微微一笑,回礼道:“前辈言过了。”松全获随即转过身,在两个武当弟子的搀扶下回到了自己的地盘。

李绝情连败三名高手!其中一个还是武当派的掌门人!

向无家见松全获败下阵来,反而长出一口气。烟罗师太瞪了他一眼,自然知道他心里在打什么算盘,他是怕武当赢了李绝情,从此压着华山一头。在这关头上,他竟然还在想着自己,真是夏虫不可语冰。

李绝情环顾周围,见人群嘈杂,风清气正。坐下来调气用功,突然,听得一声鹰啸,众人齐齐看去。却发现不知何时,屋檐上站了一个人。

这人笑道:“项羽过乌江吗。有趣有趣。”这熟悉的声音直让李绝情心中一凛,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那人慢慢伸手,将面具摘下,刹那间,长发飘扬,露出一张艳美无瑕的脸庞。竟然是个姑娘,而且是极美的姑娘。

李绝情屏住了气,那姑娘对他笑笑道:“怎么?不认得了?”

“认得,忘不了。”李绝情自言自语道。

精彩评论:

以武侠为背景的小说很多,但《旗未动》却是相当有味道的一本,打马过三关作为一名职业律师,写得东西也十分严谨而又不乏趣味。在打马过三关的设定中,男主角(松全,罗师太)其实是不那么重要的,他起的作用更多的是推动剧情和衬托各色女主角。但实际上,随着剧情的逐渐展开,随着松全,罗师太由棋子逐渐变成棋手的成长过程,他似乎跳出了打马过三关的限制,形象也变得愈加丰满起来。我觉得这是很有意思的一件事,记得金庸在某小说的后记中曾说过,往往小说情节的发展会随着主角性格的设定而偏离作者原先的规划,甚至作者都无法干预了。扯远了,前段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