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楚江风华录》凰途风华录txt 主角是林胥,虞江的小说 楚江风华录YAOI

更新时间:2020-01-21 18:00:48

《楚江风华录》凰途风华录txt 主角是林胥,虞江的小说 楚江风华录YAOI 连载中

《楚江风华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竺乐 分类:古代言情主角:林胥,虞江

辣文《楚江风华录》全文在线阅读,作者竺乐,光环人物林胥,虞江,是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网络小说,精彩章节节选:林胥在老人靠近时就醒了,看着眼前的摆设,想到什么,抱着被子去了床上。刚躺下老人就进来了,“起来了,给你们留了饭,再不吃就凉了。”他装出刚睡醒的样子,歉意地道:“就来。”等老人出去,林胥下床叫醒虞江,虞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林胥在老人靠近时就醒了,看着眼前的摆设,想到什么,抱着被子去了床上。

刚躺下老人就进来了,“起来了,给你们留了饭,再不吃就凉了。”

他装出刚睡醒的样子,歉意地道:“就来。”

等老人出去,林胥下床叫醒虞江,虞江有些懵,坐在那愣了会才想起来他们在哪。

林胥把早饭端进来,万一有人串门,能不出去就不出。

“以后我给你做药膳,你要好好养着,太虚了。”

林胥抬头,“夫人会下厨?”实在想不出她那双手会做这种事。

“药膳是必须会的。”

林胥想去她家乡看看,能多教出些这样的大夫,天下病人会好过些,只是他从未听说过,怕是隐世很久了,不会轻易出世。

吃完早饭虞江给林胥施了针,看他的眼神和看木头没有区别,林胥忽然有些闷。

照这样下去还要快两个月才能解毒,而他们已经没有莲心水了。

“我们去采药吧,这里这么暖和,应该有很多药材。”

“夜里,夫人能找到吗?”

虞江点点头,“能呀,可以闻味道。”

“辛苦夫人。”

“到河泉要带我吃好吃的。”

“好。”

虞江乐着去了院子,阿君总不让她多吃,她要趁阿君不在吃好多好多。

林胥跟着出去锁上大门,却见门已经锁上了。

老人见状面色有些惨淡,“家里的门一锁着,你们不用担心,有人会敲门。”

林胥了然,接过老人手里的斧头,“我来。”

“这哪行,你还病着,回房躺着去。”

“我受得住,您收留我们,理所应当。”

“那行,我去织会布,有事叫我。”

“好。”

虞江搬着板凳坐在他旁边,托着腮看他劈柴,阳光和煦地洒下来,暖得她昏昏沉沉。

“困了就去睡吧。”

“没事,我陪你,一个人多无聊呀,这个还挺好玩。”

林胥笑笑,让她试试就不好玩了。

劈了半个多时辰,眼前已经杂乱地堆满了,他将劈好的柴搬去柴堆摆好。

虞江要帮忙,被他喊住,柴上很多毛刺,就她那个手,扎不疼她。

虞江眼睛跟着他动,伸长了腿,在地上轻轻点着,好久没有这么轻松过了。

林胥看她愉快的样子,嘴角勾了勾,递给她柴里夹的一朵野雏菊,黄色的小花很亮很鲜丽。

虞江嗅了嗅,握在手里细细地看着。

阳光洒在两人身上,岁月安然,却在此时东厢房里传出动静。

虞江拽拽林胥,林胥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让她换个位置,坐在他身后。

东厢房像有什么东西摔在地上,也有什么撕碎的声音。

虞江躲在林胥身后,偷偷探出眼睛好奇地看着。

过了一会,夹着女人的喊叫声和男人咿呀的声音,东厢房的门被撞开了。

先是露出一头披散着,蓬松枯燥的发,一缕缕结在一起。接着头抬起,那是一张素净惨白的脸,带着抓痕和血迹,眼睛无神,有些突起,唇苍白带着裂口和血痂。

虞江被突然冒出来的脸吓住了,倏地抱住林胥,脸埋在他后背,颤颤抖着。

林胥放下手里的柴火,拍拍她手臂,“没事,不是鬼,我在。”

虞江缓了会才抬起头,没敢往那边看,抓住他的手,低头坐着。

林胥看到她微红的眼角,拉她起来,带她回房。

这时女人朝着他们扑过来,神色凄厉,如厉鬼一样。

林胥皱着眉,拉着虞江躲过去,把她护在身后,不让她看见一丝。

女人又冲过来,林胥想动她,见到她身前的隆起,没有动作。昨日女人穿了一身厚重的棉衣,倒是没有看出来。

他扯着虞江躲来躲去,忽然眼神一凝,让女人抓了把,趁机将斧头踢远。

林胥逐渐往西厢房去,东厢房又出来个人,也是披头散发,眼神呆滞,林胥正躲着女人,没来得及躲过男人。

男人拽着林胥胳膊,咬住他手腕,顿时见了血。

老人听见响声出来,死死拉住女人,“快回屋子!锁好门!”

林胥踢开男人,从男人嘴里拽出手,拉着虞江进屋,锁上门。

他听着外边的动静,拍拍虞江肩膀,“没事了。”

虞江还是怕,僵在那不动,林胥低声道了句:“得罪了。”

他穿膝抱起她,放到床上,就要出去帮忙。虞江拽住他衣服不让走,眼角红得像晕开了一片晚霞。

林胥扯出衣服,给她盖上被子,“我就在外边,别怕。”

他出去时老人还在费力拉扯着,又急又担心,抬手抹了把眼泪,一番折腾已经力竭。

林胥制住男人,“带回房间?”

“是是是,把门锁上。”

林胥制着男人进了东厢房,里边像乞丐窝一样,乱七八糟,味道浑浊刺鼻,把人放下拧眉出去了。

女人虽然年轻,却因精神不好,没有太多力气,被老人绑在院子里。

老人扶腰缓了缓,“吓着你们了吧?这里有我,快去看看你娘子。”

林胥点头,进了屋子。虞江整个人缩在被子里,连根头发都没露出来。

他站了片刻,坐在床边,轻轻掀开被子,露出她的脸。

虞江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眼睛红红的,带着湿意,楚楚可怜,林胥心里像被什么撞了下。

她转过头不理他,委屈极了,要是阿君才不会丢下她。

她开始只是害怕,想着想着,这些日子吃的苦也冲破防线宣泄出来,委屈得难受。

林胥看着她缩着身体,一抽一抽的,像只可怜兮兮的猫,动作快于思绪,伸手把她转过来,让她枕在他腿上,手不着力轻抚着被子安慰她。

“是我不好,别哭了,这么大的人了,丢不丢人,嗯?”

声音是前所未有的温和,林胥有一瞬间觉得自己被什么附体了,却没有改,柔声哄她。

虞江哭累了,揉着眼睛坐起来,没有威慑力地威胁道:“再这样我就不理你了!”

听着她软软的声音,林胥轻笑,“好。”

虞江缓过来倒是不好意思了,气汹汹道:“你别看我!”说完就跑了出去,不想见他!

她洗了洗脸才看到女人还在院子里,僵了僵,旁边传来愉悦的笑声。

林胥站在旁边笑她,“没事,我在,夫人再看看,不吓人了。”

虞江有些怀疑,用手遮住眼睛,露出一点缝隙瞄了眼,好像是不吓人了。她一点点把缝隙放大,终于拿开手,看着女人。

老人给女人擦了脸和手,衣服也换了,上了药,正在喂女人吃饭。

女人很安静,没有刚刚的疯狂。虞江拽着林胥的袖子,壮了胆子走过去。

“刚刚吓到你了吧?”

虞江摆摆手,指指林胥,“是我胆子小,他就没事,她是生病了吗?”

洗过的女人很白,可能不用干活,皮肤也不粗糙,只是很呆滞,看着傻傻的,肚子隆起,撑在前面。

“是生病了。”老人擦擦眼强颜欢笑。

虞江想摸摸女人,给女人看看,却没敢,她看到林胥手上的伤了,凝着黑红的血痂。

女人乖乖地张口让老人喂饭,好像没有那么吓人,虞江纠结片刻,还是再等几天吧。

他们站在这里有些尴尬,林胥拉她回去,虞江一步三回头看向女人,直到林胥关了门,手在她眼前挥了挥。

“回神了,不怕了?”

“怕……过几天她还这么乖,我给她摸摸脉。”

“应该是脑子坏了,治不了。”

“可以医肚子呀。”

林胥疑惑地看向她。

“就是肚子呀,鼓起那么高,可能是腹胀,也可能是怀了孩子。”

林胥挑眉,可能?心里的违和感又强了些。他看了眼虞江,虞江被他看得有些莫名其妙,想问的时候他已经收回眼神。

虞江自动忽略了,去拿了创伤药,让他伸出手。

“我自己来。”

“我可以两只手一起涂,你只能涂一只,还是我快些。”

这伤看着就疼,她两根食指蘸了药,轻涂在他两只手的伤口上。

林胥看着空中,没有看她,手僵硬地伸着,不知道在想什么。

此时已经临近中午,虞江原想做一个人的药膳,看着老人和女人心有不忍。

“以后我做药膳,对她的身体有好处。”

老人正要推辞,虞江已经蹦跳着去了柴房,“您照看她就好了,就当报答您收留我们。”

虞江配着路上采的药材,蒸了南瓜参枣米饭,煮了当归参鸡汤,用丁香、小茴香和桂皮炒了白菜。

林胥给她烧火,她果然不会烧火,也不知道药膳是怎么学的,还得找个人打下手?

他添几块柴,就坐在那看她一会,他生来便万千宠爱,却没有人如此认真地给他做顿饭,都掺杂着盘算。

林胥挨道尝了尝,很好吃,米软软糯糯,酸酸甜甜,汤鲜而不腻,他很给面子地吃了四碗。

老人也是赞不绝口,“小伙子好福气,娶了这么个手巧的娘子。”

虞江低头没有说话,林胥笑笑算是默认了。

老人眼里藏着心疼和无奈,林胥看到了,却没说什么。

中午他看了看柴房,米缸里只有不到半缸米,唯一的肉就是那一半鸡,还被虞江炖了汤。院子里堆着白菜和南瓜这些易储存的菜,也不多。

行动比语言更让人安心,他心里叹口气,凤郦皇室近百年昏庸,这一路也算见识了。

只恨生得晚了,没能早些攻破乐京,救万民于水火,柳潜渊应该已经开始了。

晚上还是虞江掌勺,单独给林胥熬了碗鸡汤,中午特意留下了半条鸡腿。

她耳尖烧红,歉意地对老人说:“对不起,他身体太弱了,他会抓野鸟,还会抓鱼,会还给您很多的。”

老人很心疼,那半鸡是她求了人,用半篮子鸡蛋半篮子米换来的,人见她着实可怜才不情不愿地答应,都是可怜人。

“没事,以后家里没有肉要委屈你们了,老头子不在,我一个人撑不起这个家。”

林胥猜到些,没有回话,自己而今的样子,许空头承诺,除了虞江这个傻子没有人会信。

虞江不懂世故,疑惑道:“老爷爷去哪了?”

林胥瞪了她一眼,老人已经习惯了,闻言没有露出悲伤。

“死了,几年前和山儿去打猎,摔下山崖死了,山儿也摔傻了,我花光积蓄才给他找了个傻媳妇儿,虽然艰难些,日子也得过下去。”

虞江握住老人的手,粗糙得不像话,没有家里庞婆婆的滑软,她以为老人的手都是滑软的呢。

“您别难过,要是摔傻的,我可以医他,会好的。”

老人只当虞江在安慰她,不是没请郎中看过,还没听过痴傻能治的,她早就死心了。

回了房间,林胥问虞江:“当真可以治?”

“要是摔的,就可以,把脑子里的瘀血去了就好了,要是天生的,要费很多功夫,还要看那人自己的意志。”

“要多久?”

“不知道,把了脉才知道。”

林胥点头,让她睡会,“就一个时辰,到了我喊夫人,要不然夜里困了就把夫人扔山上。”

“你敢!”她哼哼着躺下。

林胥趁她睡觉的时候向老人要了门的锁和钥匙,老人不同意,大晚上去山里出事怎么办?他好说歹说磨了小半个时辰才说动老人。

虞江睡眼朦胧地被林胥拖出门,白天虽暖,晚上的风还是有些刺骨,她被寒意逼人的风吹了片刻,立马清醒过来。

此时接近亥时,放眼望去村里已经没了亮光,安静得只有两个人的呼吸声。

她掩掩披风,拽着林胥衣摆,走几步改拽着他袖子,又走几步轻握着他手臂,眼睛四处瞟,寂静的黑夜像个怪物场,路上随时会蹦出什么。

走近山脚,连绵的山仿佛压在虞江心里,镇着沉甸甸的害怕。她偷偷看了眼林胥,改为拐着他手臂,整个人向他缩了缩。

林胥借着月光看了眼放在他臂上的手,没有推开,轻轻拍了拍,“没事,我在。”

虞江缓了口气,她才不会说她在等他这句话呢,他明明很弱,有他在却总是很安心。

精彩评论:

《楚江风华录》这本小说的主人公(林胥,虞江)设定是一个国学甚至相学底蕴非常深厚的人,可惜作者(竺乐)相关的文化积淀太差,这就导致作者想推动剧情的时候肚里干货太少于是只能堆积大量心灵鸡汤式的说教,结果就是读者看得尴尬人物塑造也不够完美。我觉得任何一个有上进心的作者,你在写一本小说之前最好是多翻阅一些资料,先把自身的基础打扎实了,而不是为写而写……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