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漠雪之痕》两个我都在说爱你 同人志 漠雪之痕清水文

更新时间:2020-01-09 17:02:46

《漠雪之痕》两个我都在说爱你 同人志 漠雪之痕清水文 已完结

《漠雪之痕》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幼儿园小红花 分类:婚恋主角:燕凌雪,楚之珩

幼儿园小红花火爆小说《漠雪之痕》由幼儿园小红花原创的婚恋风格的作品,天选人物燕凌雪,楚之珩,情节空前绝后,非常值得一看。精彩内容:昏睡了半日的燕凌雪缓缓的睁开了她的双眼,她的脑海里浮现了今日在她倒下之时楚之珩迅速的抱起她的画面,还有她靠在楚之珩的怀中慢慢入睡时的场景,燕凌雪的心不禁又疼了一下。燕凌雪慢慢的起身,她将自己满是汗臭味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昏睡了半日的燕凌雪缓缓的睁开了她的双眼,她的脑海里浮现了今日在她倒下之时楚之珩迅速的抱起她的画面,还有她靠在楚之珩的怀中慢慢入睡时的场景,燕凌雪的心不禁又疼了一下。

燕凌雪慢慢的起身,她将自己满是汗臭味的男装脱掉后便换上了一身藕荷色的纱裙,而后燕凌雪走到梳妆台前对着铜镜将自己头上的所束的男子发冠给取了下来,她对着铜镜不紧不慢的编起了自己发髻,片刻过后,燕凌雪拿起梳妆台上的两枚金丝玛瑙珠钗插到了自己的发髻里。看着铜镜中此时自己苍白的脸,燕凌雪便薄涂了一层脂粉,最后她拿起一片唇纸轻抿了一下双唇,此时的她看起来整个人有精神多了。

闻到从门缝里透进来的菜香味,燕凌雪起身捂了捂肚子,她小声呢喃了一句:“好饿呀。”

此时正是到了客栈用晚膳的时辰了,一阵一阵饭菜的的香气勾的燕凌雪直奔着前厅走了过去。

因楼下的桌子太小坐不下五个人,于是楚之珩一行人便坐到了二楼的雅座内正用着晚膳。

燕凌雪走到客栈的柜台前对着掌柜问道:“掌柜的,你可有见到昨晚与本小姐一同前来住店的那名男子?”

掌柜的细看了燕凌雪两眼便看出来了眼前之人便是女扮男装穿着一身黑衣的那位“公子”,于是他便笑呵呵的对着燕凌雪夸赞道:“这位小姐,你这不穿男装的模样可真俊呐。”

燕凌雪冷眼看了一下掌柜,她继续问道:“本小姐问你,我的那位朋友掌柜的你可曾看到?”

掌柜还是笑呵呵的说道:“小姐你的那位朋友此时正在楼上的云月间用着晚膳,与你那位朋友一同的还有今日将小姐你抱回来的那位公子与他的朋友们。”

“谢掌柜的。”燕凌雪道完谢后便转过身朝着二楼的雅座走了过去。

燕凌雪原本以为楚之珩会在替她疗伤过后便离开的,让她没有想到的是楚之珩竟然没有走。此刻的燕凌雪每往楼上踏出一步,她的心便多慌张一分,她不知道在楚之珩的面前她能不能装好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装作与他只是相识而已。

站在刻有云月间牌匾的雅座外,燕凌雪迟疑了一会,她的心里想着如若此时推门进去又该说些什么。

正在燕凌雪犹豫着要不要进去的时候,眼前的门突然一下被打开了,只见莫子殊一脸欣喜的看着燕凌雪说道:“凌雪姐姐,你醒了呀?”

燕凌雪愣了一下过后她便笑着回答道:“对呀,我都要饿死了,你们几个人可真够意思的,吃饭都不喊我。”

“凌雪姐姐,快进来,子殊这不是正要去看看你醒了没。”莫子殊说罢便笑着一把拉过燕凌雪的胳膊将燕凌雪给拉进了云月间。

看到燕凌雪换了一身衣裳面色也还不错,楚之珩便知道了燕凌雪恢复的还挺好的。

“小姐,快坐。”阿福看到燕凌雪进来了便连忙的端起了一把凳子放在了他的旁边示意燕凌雪坐下。

颜思卿瞟了一眼已经坐了下来的燕凌雪,她略有些不高兴的说道:“燕凌雪,要不是你没事找事,此刻我们已经快要越过崆峒山了。”

燕凌雪白了一眼颜思卿说道:“你们越不越过那崆峒山与本小姐何干,是本小姐留住你了吗?”

石云飞眼见着颜思卿与燕凌雪的火药味已经浓了起来,于是他趁着颜思卿还没有开口便岔开话题说道:“燕姑娘,你这恢复的可真快呀。”

燕凌雪拿起汤勺一边为自己舀了一勺汤一边说道:“这还不是得感谢楚公子替本小姐逼出了胸口内那少林寺的纯阳之气,这顿饭就本小姐做东了,你们想吃什么就尽管点。”

“真的吗,凌雪姐姐?”莫子殊眼睛一亮的问道。

燕凌雪点了点头后,她便双手拿起手中的碗喝了一口热汤。

石云飞笑着看了一眼莫子殊说道:“子殊,你就不用问了,江湖上一直流传这独孤城富甲一方,你只要跟紧了你凌雪姐姐,保证你每天吃香的喝辣的。”

莫子殊看了一眼楚之珩便顺势对着燕凌雪问道:“凌雪姐姐,你能一路上带着子殊吗?”

燕凌雪放下手中的碗装作听不懂莫子殊是什么意思的回答道:“不能,你把我吃穷了怎么办?”

阿福夹了一块肉片笑着对坐在身旁的莫子殊说道:“子殊弟弟,小姐的钱都在阿福这里,你不如找阿福带着你。”

莫子殊惊讶又羡慕的对着阿福说道:“阿福兄,带上子殊吧,你我二人每天上街去玩。”

“好,明日一早我们便一起动身越过那崆峒山。”阿福点了点头说道。

燕凌雪白了一眼阿福说到:“阿福,你胆子挺大的啊,都敢直接越过本小姐私定行程了?”

“有阿福带着子殊我便节约了,如此甚好。”楚之珩坐了良久终于开口说了一句话。

阿福答应与莫子殊同行就如同是答应了燕凌雪与楚之珩同行,楚之珩本不知如何跟燕凌雪开口说的话却被莫子殊以这种方式给解决了,他的心里此时不由得开心了许多。

“小姐,这人多热闹嘛,你说是不是?”阿福连忙的帮楚之珩说着话。阿福自是听出来了,这楚之珩就是在留燕凌雪与他同行。

“阿福说的有道理,人多热闹。”石云飞顺着阿福的话说道。

听到大家都在留燕凌雪一同前往那昆仑山,颜思卿便将手中的筷子放下板着一张脸说道:“本小姐吃饱了,你们慢用。”

说完话后的颜思卿便黑着一张脸起身离开了云月间,石云飞知道颜思卿此时因为大家都替楚之珩留住燕凌雪而不高兴,可是唯有让颜思卿知道楚之珩是有多么的在意燕凌雪才能够让她早日断了对楚之珩的心思。

听到楚之珩也在变相的留她同行,燕凌雪的心也软了下来,此时的她不吭声的继续吃着桌上的菜肴就当是默认了此事。

看着燕凌雪没有拒绝阿福说的话,楚之珩的心里也踏实了。经过今日的事情,楚之珩实在是放心不下燕凌雪与阿福独自前往那昆仑山,毕竟离昆仑山越近,各大门派的人就越多。

天色渐渐地暗沉了下来,崆峒派内,已经用过晚膳过后的白奇焕正坐在书桌前在抄写着书文,秦婉则是安静的站在一旁撩起衣袖给白奇焕磨墨。

咚咚咚,白奇焕书房的门被轻声的敲响了,

“进来。”白奇焕停笔抬起头朝着正要进来的人看了过去。

“大师兄,师弟有话要讲。”进来的崆峒派弟子说完话后便看了秦婉一眼。

“少爷,婉儿先行退下了。”秦婉柔声说道。

白奇焕看着秦婉点了点头,秦婉便快步的退出了白奇焕的书房之中。

看到秦婉已经关上了房门,这名弟子便开口说道:“大师兄,今日那燕凌雪在中洲城现身了,而且还被少林寺的静灵圣僧给打伤了。”

“楚之珩知道吗?”白奇焕抬眼问道。

“知道,此时他们就在同一家客栈内。”

“收拾东西,明日一早便下山。”白奇焕笑着说道。

“是,大师兄。”

白奇焕继续提笔将没有抄完的书文再次抄写了起来,约摸过了二刻,白奇焕便封笔走出了书房。

大步走出书房过后的白奇焕径直的走进了秦婉的闺房之中,看到秦婉正修剪着房间内的花卉,于是他便开口说道:“明日一早我便要下山一些时日了,我不在的这些时日你要好好照顾你自己。”

秦婉停下了手中将要继续下去的动作,她看向白奇焕说道:“少爷何时回来?”

“少则十天,多则半个月。”白奇焕平静的回答道。

秦婉走到白奇焕的身前对着白奇焕柔声说道:“那少爷你一路上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危,婉儿希望少爷你能尽快回来。”

白奇焕伸出双手将秦婉搂进了自己的怀中,他也柔声对着秦婉:“好,我答应你一定尽快回来。”

夜色又深了几许,燕凌雪坐在房间的窗边又开始发着呆,想到明日便要继续和楚之珩同行了,她就既苦恼又有些期待。正当她发呆之际,一枚飞镖快速的从她的身旁穿过钉在了房间的墙上。

燕凌雪起身警觉的看了一眼窗外后,便快步的走到墙边将钉在墙上的飞镖给拔了下来。燕凌雪看了飞镖一眼,只见那飞镖上刻着一只老鹰图腾。看到图腾后的燕凌雪高兴的笑了一下。

燕凌雪拿着飞镖快速的从房间内走了出去,在她刚走到客栈的后院时便看到了一名身穿黑袍,头戴着黑色发冠的男子正站在不远处等着她。

男子约摸三十岁的年纪,他的皮肤白皙脸上轮廓分明,最重要的是男子长着一双极为好看的丹凤眼,这双眼仿佛被他多看两眼后魂都要被他给勾走。

“司鹰使者大驾光临,本小姐有失远迎吶。”燕凌雪走到司鹰的跟前笑着对司鹰说道。

“少城主可真是折煞属下了。”司鹰浅笑着说道。

燕凌雪继续笑看着对司鹰说道:“司鹰使者这才是折煞本小姐了,司鹰使者在我独孤城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

“不跟你这丫头贫嘴了,来中原一切可好?”司鹰正经的问道。

燕凌雪也正经的说道:“挺好的,司鹰哥哥你来这中原又是为何?”

“运往我独孤城的一批货物中路被人劫了,我便前来看看,恰好听人说你被那少林寺的静灵圣僧给打伤了,我就赶来这中洲城看看你。”

“还有人敢劫我独孤城的货?”燕凌雪有些惊讶的问道。

司鹰没有回答燕凌雪的问题而是笑着说道:“听说你这丫头来到中原之后路子挺野的呀,先是华山论剑之时独自上了华山,后又杀了日月神教的楼护法,再又差点当了世子妃,今日又找那静灵圣僧比武,要不是人静灵圣僧让着你,恐怕城主可要血洗那少林寺了。”

燕凌雪噗嗤一笑的说道:“司鹰哥哥,你的消息蛮精通的嘛。”

“你这丫头当我司鹰白养了那些个耳目吗?”司鹰说完后又接着说道:“把手伸出来。”

楚之珩此刻也从房间之中走了出来,他本是想要出来透透气,却看到了不远处的燕凌雪与一名他从未见过的男子正说着话。

“伸手干嘛?”燕凌雪疑惑的问道。

“让你伸你便伸,哪那么多废话。”司鹰嫌弃的看了一眼燕凌雪。

燕凌雪也嫌弃的看了一眼司鹰,而后她便伸出了自己的右手。

见到燕凌雪伸出了手,司鹰便轻捏住了燕凌雪的手腕处给她把着脉。

楚之珩看到眼前的那位男子捏住了燕凌雪的手腕,而燕凌雪却任由他捏着,他的心里就像打翻了醋坛子似的。于是他便又轻声的向前走了两步。

司鹰小声的说道:“脉象平稳,看来给你疗伤的你那位心上人内力不错呀。”司鹰说罢便放下了燕凌雪的手。

燕凌雪害羞的说道:“什么心上人不心上人的,司鹰哥哥你不要乱说。”

“你这丫头可别装了啊,我可是从你出生便看着你长大的人,你不用瞒我。”司鹰打趣的说道。

燕凌雪坦白的说道:“好吧,我是喜欢别人,奈何有缘无分。”

司鹰笑了笑,他继续逗着燕凌雪说道:“你燕大小姐居然会说出有缘无分这四个字,可真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从小到大你看上的东西就没有得不到的,怎么碰上个男人你就怂了?”

“司鹰哥哥,你不了解他。”燕凌雪带着几分忧伤的语气说道。

司鹰正儿八经的说道:“不是我不了解他,而是你太不了解男人了。虽说为了你好我不应该说出以下的话,但是毕竟你这丫头能看上一个顺眼的人也不容易,你司鹰哥哥我也不是棒打鸳鸯之人,我说你就是拒绝那段世子拒绝的太干脆了,所以别人才无动于衷的在一旁看着你毫无表现,这男人什么都能吃就是吃不了醋,你得学会故意的接受别的男人对你的好来刺激他。”

燕凌雪虽对司鹰说的话有些佩服,但她却装作一本正经的对着司鹰说道:“你怎么什么都知道呀,本小姐非得把那些替你盯着我的人给统统都杀了。”

司鹰笑了一下便抬起手准备着轻抚一下燕凌雪发髻,他小声的对着燕凌雪说道:“别躲开,某人在一旁正看着呢。”

听到司鹰的话后燕凌雪便任由司鹰宠溺的轻抚了几下她的发髻,她的心中不禁赞叹到:这司鹰哥哥的武功可真是越来越厉害了,此时的她毫无察觉有人就在附近,而司鹰却察觉到了是楚之珩站在了不远处正看着他们二人。

司鹰将轻抚燕凌雪发髻的手又拿下来放在了燕凌雪的肩头后便故意低下头在燕凌雪的耳边轻声说道:“如若我走之后你向他走过去的时候他拦住你并且不高兴的问你我是谁,你便不用再说有缘无分,以后就按照我说的做。如若他只是走了什么都不问你,这种无趣之人你便从此以后与他一刀两断再无来往。”

“这样真的有用吗?”燕凌雪轻声问道。

“听哥哥的没错。”司鹰说罢便抬起头也将放在燕凌雪肩头的手给放了下来。

楚之珩看着不远处的二人方才竟如此的亲密,他的心里愤怒到现在只想知道这名男子究竟是何人,跟燕凌雪有什么关系。他的心里想着之前段郁文虽明确的表达了对燕凌雪的倾慕,但他也从未触碰过燕凌雪,而眼前的男子对燕凌雪这般亲密燕凌雪竟一点都没有拒绝的意思。

“好,妹妹就听哥哥这一回。”燕凌雪笑着轻声说道。

“走了。”司鹰说罢便转过身纵身一跃离开了客栈的后院。

看到司鹰已经走了,燕凌雪便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她看了一眼站在她回房间必经之路上的楚之珩,却装作没有看到他的样子,果不其然在经过楚之珩的身旁时,楚之珩迅速的伸手拦住了她。

“方才那个人是谁?”楚之珩摆着一张臭脸看着燕凌雪问道。

燕凌雪挑了挑眉对着楚之珩说道:“他是谁与你何干,你不会一直在这里看着我们吧?”

“我才没有那么无聊,我只是好奇罢了。”楚之珩收回了自己拦住燕凌雪的手,他板着一张脸故意的不看燕凌雪。

燕凌雪轻笑了一声说道:“你是好奇我燕凌雪明明不是喜欢你吗为何现在又与其他男子这般好了吧?楚之珩,本小姐告诉你,别以为我燕凌雪会一直喜欢你。”

听到燕凌雪的话后楚之珩愣在了原地,他以为燕凌雪是不会离开他的视线内,没想到这么快便有其他男子来找燕凌雪了,而且方才那个人一看就与燕凌雪早已相识。想到这里楚之珩的心里不免得有些慌了神。

看着楚之珩没有说话,燕凌雪便大步朝着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此时她的嘴角露出了一抹满意的微笑,既然楚之珩是真的按照司鹰所说的来做了,那么她便不会放弃楚之珩了。

天还未亮,天空中的星子还依稀可见,此时中洲城的街面上也只有几家商铺正在张罗着开门的事宜。

骑在马背上的阿福打了一个哈欠,他一脸困意的对着同样骑在马背上的燕凌雪说道:“小姐,不是说好了与楚公子同行的吗,为何这天都没亮我们就不辞而别了?”

“昨日夜里司鹰哥哥来过。”燕凌雪毫无倦意的说道。

听到司鹰的名字后,阿福的困意便一下子就没有了,阿福一脸警觉的对着燕凌雪问道:“独孤城是有何大事了吗,司鹰使者竟亲自来了中原。”

“也没什么大事,他来给我上了一课便走了。”燕凌雪漫不经心的说道。

“什么课?”阿福有些的疑惑的问道。

“情感课,反正这便是本小姐今日不辞而别的原因。”

“司鹰使者还给小姐你上情感课?司鹰使者如若是有情感之人这孩儿都有几个了。”阿福随口的说道。

燕凌雪噗呲一笑说道:“这话若是被司鹰哥哥听到了,他非打死你不可。”

阿福连忙的说道:“那小姐你可一定不要将阿福说的话告诉司鹰使者。”

“那就要看你的表现了。”说罢燕凌雪便挥鞭抽了一下马匹,马匹突然一下就跑的飞快了。

跟在燕凌雪身后的阿福也同样的骑着马飞快的跟在了燕凌雪的身后。

刚到辰时,入秋过后窗外的天便亮的慢了一些,随着门外的脚步声渐渐地增多,楚之珩便从床榻之上起来洗漱了一番。想着昨日夜里燕凌雪并未告诉他那名男子是谁楚之珩就来气。

“大师兄,不好了,凌雪姐姐与阿福已经走了。”莫子殊一边敲着楚之珩的房门一边大声的说道。

楚之珩快步走到门前将房门打开后一脸不可置信的对着莫子殊问道:“燕凌雪已经走了吗?”

“是的,方才子殊准备去找阿福兄,却发现他的房里已经空无一人,客栈的店小二说凌雪姐姐与阿福刚到卯时便走了。”

“这个说话不算话的丫头。”楚之珩有些不高兴的随口说道。楚之珩猜测到昨日夜里的那名男子一定是孤独城的人,这燕凌雪一大早便走了,若非是因为孤独城的事情不便让他知道?

知道燕凌雪已经走了,此时最开心的当属颜思卿了,她本就不愿与那燕凌雪同行,燕凌雪能够先走一步实在是正如她意。

竹林中微风徐徐,好一个凉爽的天气,白奇焕与其他三位崆峒派的弟子骑于马背上,像是在等待着什么人。

果然没过多久,白奇焕便等到了他想要等待的人。

“白某可是在此等了燕姑娘许久,燕姑娘终于出现了。”白奇焕轻笑着大声的对正策马即将到达他身边的燕凌雪说道。

燕凌雪看了白奇焕一眼,她勒住了马背上的缰绳停了下来。身后的阿福也跟着停下了。

“白奇焕,你怎么在这里?”燕凌雪轻瞟了一眼白奇焕,并不将他放在眼里。

“这里可是去昆仑山的必经之路,白某自然是要在此处拦截燕姑娘好与燕姑娘同行呀。”白气焕不顾燕凌雪对他傲慢的神情,依旧是脸上挂着笑容。

燕凌雪瞟了一眼白奇焕说道:“你怎么知道本小姐要前往那昆仑山?”

“燕姑娘你路过的可是我崆峒山,那白某又怎能不知你的来意?白某劝你还是与我结伴同行,这昆仑山可不比那华山,昆仑山脉蜿蜒绵亘,且气候变化极大,我们多人结伴也能互相有个照应。”白奇焕一脸正经的说道。

“我们家小姐才不会和你一起结伴。”阿福替燕凌雪拒绝道。阿福心里想着,楚公子就在他与燕凌雪身后的不远处,要互相照应也是与他们四人互相照应。

想到司鹰昨日夜里同她说的话,燕凌雪爽快的对着白奇焕说道:“行,本小姐与你同行。”

“小姐,你怎么能……”阿福略带着急的样子,话还没说完,便被燕凌雪做出的让他闭嘴的手势给拦回去了。

“还是燕姑娘顾大局,不愧是我白某看中的女子。”白奇焕将手中的折扇打开,朝自己扇了几下。

燕凌雪白了白奇焕一眼,她轻拍了一下马,马儿便慢吞吞的走动了。阿福则是继续的跟在了身后,看到燕凌雪让马走的这么慢,白奇焕和其他几名弟子也让马慢慢的走着。阿福许是猜到了燕凌雪让马走这么慢的意思,他偷笑了一下后便不再言语。

果然就在太阳即将落山的时刻,赶路的楚之珩一行四人看到了在他们前面不远处的燕凌雪与白奇焕,还有阿福与崆峒派的其他三位弟子。

看到燕凌雪与那白奇焕并排的骑马走在一起,楚之珩不自觉的扬了一下他手上的马鞭抽打着马儿让它快点跑。

前面的一行人听到了后面的马蹄声,便纷纷的朝后看了过去,此时的楚之珩已经策马来到了燕凌雪的身后。

“今日为何不辞而别??”楚之珩看着燕凌雪,神色有些不悦的问道。

“本小姐想什么时候走便什么时候走。”燕凌雪似笑非笑的看着楚之珩,表现出一副不与他相干的模样。

楚之珩身后的三人也追了过来,颜思卿一看到燕凌雪便皱了皱眉,仿佛像是看到了不想看到的人,而那莫子殊却刚好相反,他欢快的朝燕凌雪挥了挥手。

“白某本想着只等到燕姑娘便可,没想到还遇到了你们四人,真的是缘分呀。”白奇焕一边摇着折扇,一边笑着说道。其实他的心里早就知道这燕凌雪那么慢的赶路究竟是为何。

“白奇焕说这昆仑山脉可不好走,需结伴而行,不如我们几人就在此结伴吧?”燕凌雪提议道。

“本小姐可不愿与你还有这白奇焕结伴同行。”颜思卿挑了挑眉,不屑的说道。

“素问昆仑仙山有着天险奇观,我同意燕凌雪的提议,我们结伴而行。”楚之珩依旧只看着燕凌雪。

“我也同意。”石云飞赶紧的说道。他的心里此时不免为楚之珩捏了一把汗,这可谓是前有段郁文后有这白奇焕呐。

“我也同意。”莫子殊开心的笑着说道。

眼看着身边的人都同意燕凌雪的提议,颜思卿气愤的哼了一声,她的心里想到:那就与这燕凌雪同行吧,正好我也能找个机会与她好好的说道说道。

天色已经渐渐暗沉了些许,白奇焕说道:“既然大家都一起,那就走吧,我们要在半个时辰之内去镇上找到客栈。”

听到白奇焕的话,众人又开始策马奔腾向镇上去了。

夜色渐渐的暗沉了下来,镇上街道旁的行人只有零星几个,白奇焕娴熟的带领着众人穿行在镇上的小道上,最后找到了一家看起来还不错的客栈。

“今儿我们就在此住下吧。”白奇焕停下马,指了指眼前的客栈。

“好。”燕凌雪瞟了瞟客栈的外观,豪爽的答应了。

其余几人互相看了一眼,也算是默认了白奇焕的提议。众人没过一会便快速的在客栈内都各自安顿好了。

夜色已经慢慢的变得更加的浓烈,燕凌雪坐在客房内的圆桌前,她撑着头像是在思索着什么。此时她的房门被咚咚咚的敲响了。

“进来吧。”燕凌雪以为来的人应该是那白奇焕。

门被推开后,进来的是摆着一副傲慢面孔的颜思卿。

燕凌雪看到颜思卿过后她轻笑了一下,她起身说道:“颜大小姐这么晚了不睡觉来找我有何事?”

“本小姐为何来找你你自己心里应该清楚。”颜思卿挑了了挑眉看起来更加的傲慢了。她随即便转身将门给关上了。

“恕我愚钝,我还真不知你为何要来。”燕凌雪故作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颜思卿一本正经的说道:“那本小姐就直说了,我希望你不要再一路上迷惑之珩哥哥了,你这样只会误了之珩哥哥的前程,还过几日便到那昆仑山了,那个时候各大门派都会在那里,如若让江湖上的人知道了之珩哥哥与你有私交,那之珩哥哥还怎么在华山派立足?”

“哈哈哈,楚之珩的事情什么时候轮得到你这个与他八竿子都打不着的人来管了?如若这话是从那莫子衿的口中说出来我还能理解,而从你颜思卿的口中说出来,你以为你是谁呀?”燕凌雪大笑着说道。

“你!你这妖女,本小姐可是好言相劝于你,你可别不领情。”颜思卿有些生气的朝燕凌雪大声说道。

燕凌雪白了一眼颜思卿说道:“本小姐可不需要你的好言相劝,你还是多操心一下你自己吧,我劝你还是早点断了对楚之珩的念想。”

颜思卿也白了一眼燕凌雪说道:“你凭什么让本小姐断了念想,本小姐可是衡山派掌门的独女,只有本小姐才是与之珩哥哥相配之人。”

燕凌雪轻笑一声,“呵,就算没有我,也是该那莫子衿在楚之珩的身旁,哪轮得到你这个衡山派的丫头,还是你不介意她做大,你做小?。”

“这就轮不到你操心了,反正知徽掌门是绝不会容许之珩哥哥与你这妖女在一起的。”

“我可不管那知徽老头容不容许,我还是劝你不要在对楚之珩痴心妄想了,石云飞对你那般好你都不放在眼里,小心到时候楚之珩不正眼瞧你,石云飞也另寻新欢不要你了,那你可就竹篮打水一场空喽。”燕凌雪轻挑了一下眼睛,笑着说道。

“本小姐的事用不着你管!”颜思卿说完便带着怒气转身离开了燕凌雪的房间。

燕凌雪冷笑了一下,便又坐到了原位,那颜思卿的话也算是直击了她的内心,她的心里想到:之前我怎么没有想到还有一个知徽老头,那知徽老头断然不会同意楚之珩喜欢我的。想到这里,燕凌雪的心不免又有了几分痛楚,就像是被人勒住了自己的心脏。

精彩评论:

《漠雪之痕》算是近期婚恋文中水平可以的,行文流畅,主要讲的是主角(燕凌雪,楚之珩)和她的后宫组队升级打怪的故事,主角(燕凌雪,楚之珩)不装逼智商在线,偶尔开开车也让人会心一笑。缺点就是剧情略显平淡,更新不太稳定。。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