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飞天舞剑》死神舞之我自逍遥 小攻 飞天舞剑18禁

更新时间:2019-12-11 08:30:19

《飞天舞剑》死神舞之我自逍遥 小攻 飞天舞剑18禁 连载中

《飞天舞剑》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死神舞 分类:武侠主角:段庆明,梁王

有很多书迷最近在追一本叫做《飞天舞剑》的小说,是作者死神舞笔下的武侠佳作,新篇的设定还是很有看头的,可以一阅,希望各位书友能够喜欢这本佳作。益州府,唐门望着突然现身的唐振,叶烈火还与其交手上百招,已知唐振修为极高,再争斗下去,占不到半点便宜,为了胡不归得罪唐振,实属不智,赔本的买卖不做,叶烈火转身离去。唐振望着离去的叶烈火,心想此人虽然是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益州府,唐门

望着突然现身的唐振,叶烈火还与其交手上百招,已知唐振修为极高,再争斗下去,占不到半点便宜,为了胡不归得罪唐振,实属不智,赔本的买卖不做,叶烈火转身离去。

唐振望着离去的叶烈火,心想此人虽然是朝堂中人,但是修为极高,以目前唐门的机关阵法,想阻挡这种修为的敌人的确很难,看来要尽快将唐门的机关阵法加以改良。

陈长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唐振,生怕他一会就消失不见了,瞬间泪目,激动地说道:“门主,你终于回来了!”

望着面前老泪纵横的陈长风,唐振心中感动,唐门四大长老已去其三,如今只剩下忠心耿耿的四长老陈长风,微微笑道:“陈长老,本座不在的这些日子,幸苦你了,幸苦陈族了!”

陈长风擦干净眼泪,笑道:“属下不幸苦,如今门主安然归来,真是唐门之幸!”

不远处,陈真紧紧地盯着唐振,日日夜夜盼重逢,如今唐振就在眼前,可是却不知该如何去面对这意外的重逢。

唐振颔首,转头望着不远处的陈真,微微一笑,说道:“陈真,大哥归来,你为何离得如此远?”

陈长风望着不远处的陈真,笑道:“陈真从小就跟在门主屁股后面,对门主甚至比对我这个父亲还亲近,后来门主突然失踪,陈真就不告而别,为了找寻门主,寻遍了江湖上的每个角落。”

听到陈长风如此说,唐振心中甚是感动,突然喊道:“陈真!”

陈真心中一震,急忙跃到唐振面前,双手抱拳道:“属下在!”

唐振突然将陈真一把抱住,微微笑道:“不错,长大了,武功修为也不弱。”

陈真急忙挣脱开唐振的怀抱,退后两步双手抱拳说道:“多谢门主赞赏!”

唐振若有所思地望着陈真,心想我们俩太长时间没见,他似对我有陌生感,便说道:“本座要将唐芸和唐朵带回密室疗伤,你们父子俩替本座护法,可好?”

陈长风抱拳说道:“门主请放心,我们父子俩保证不让任何人靠近密室!”

唐振颔首,望了陈真一眼,然后将唐芸和唐朵抱进密室。

望着进入密室的唐振,陈真不由得松了一口气,全身放松起来,十五年未见,我们之间有太多的陌生感,恐怕很难再回到从前。

益州府,益王府

益州知府一大早,就等候在益王府大殿里,管家急忙赶去寝室禀报。

益王寝宫

益王妃听到管家在外传报,连忙穿好锦服,走到门口说道:“管家,有何事?”

管家在门外说道:“王妃,知府大人来了,要面见王爷。”

益王妃惊讶地说道:“父亲一大早上门,所为何事?”

管家在门外说道:“王妃,属下不知,知府大人只是说有要事要见益王。

益王妃连忙走到床前,轻声喊道:“王爷,你醒醒。”

益王睁开眼,坐起来迷糊的说道:“王妃,一大早叫醒本王,所为何事?”

益王妃说道:“王爷,父亲大人已在大殿,等着见王爷。”

益王疑惑的说道:“岳父泰山来了?”

益王妃帮益王穿好紫色蟒龙袍,接着戴好紫金冠,说道:“是啊!王爷,父亲大人有要事求见!”

梁州府,梁王府

一大早,管家来报,大理世子前来拜见王爷。

梁王看了管家一眼,疑惑的说道:“梁州府虽然与大理国相邻,但是本王与大理段氏从无来往,如今大理世主前来,不知所谓何事?”

管家说道:“王爷,属下不知!”

梁王若有所思道:“来者是客,本王还是见一见他,你去带他到书房来。”

“是,王爷!“管家往大门方向而去。

段庆明在梁王府大门口等了半柱香的时间,就是不见有人出来开门,顿时怒声道:“这个梁王,架子也太大了吧?我好歹也是大理国世子,他就如此对待于我?“

段庆晴笑着说道:“大哥,稍安勿躁!“

段庆萌笑着说道:“就是,大哥你要注意自己的形像。“

段庆明怒声说道:“注意什么形像,我的形像有问题吗?“

段庆萌和段庆晴相视一笑,说道:“大哥,你千万不要让梁王误以为,我们大理国世子是一位登徒浪子!“

段庆明怒声道:“你们两个。。。”

此时,梁王府大门吱的一声打开了,一个六十岁的老者望着三人,说道:“我家王爷有请大理世子。”

看见梁王终于肯见他,段庆明急忙说道:“太好了,快带我去见王爷!”

望着此人,管家不由得皱眉,说道:“大理世子,请跟我来。”

梁王府,书房

管家将段庆明三人带到书房后,便退了出去。

段庆明望着坐在椅子上的梁王,发现此人身穿紫色蟒龙袍,头戴紫金冠,赤面长须,一脸得浩然正气,不由得一惊,连忙双手抱拳,说道:“段庆明参见王爷!”

段庆晴和段庆萌也跟着抱拳参见,心想这位王爷真是英明神武。

梁王望着面前的三人,大笑道:“哈哈~~三位请坐!”

“谢王爷!”看到梁王豪爽,段庆明三人偷偷地松了一口气,坐在了书房里的椅子上。

梁王望了二女一眼,接着望向段庆明,疑惑的说道:“不知大理世子来此,所为何事?”

段庆明双手抱拳,说道:“王爷,我之所以来此,是想求王爷,将郡主嫁给我!”

梁王心中一惊,站起身来说道:“你说什么?”

看到梁王站起身,段庆明三人也急忙站起来,段庆明深呼一口气,说道:“我想求王爷将郡主嫁给我!”

梁王坐回椅子上,摆手说道:“此事本王不同意!”

段庆明急忙说道:“王爷为何不同意?我如今是大理国的世子,将来就是大理国的国主,如若王爷同意将郡主嫁给我,郡主将来就是大理国的皇后!”

梁王喝道:“此事绝对不可能,管家,送客!”

段庆明急忙喊道:“王爷,王爷!”

梁王冷冷的看了段庆明一眼,转身离开了书房。

管家拦住段庆明,冷冷的说道:“世子,请吧!”

段庆明看了管家一眼,无奈的离开了梁王府。

出了梁王府,三人往云来客栈方向走去。

望着无精打采的段庆明,段庆萌和段庆晴相互一笑,说道:“这个梁王,真是不识好歹。“

“就是!我们大哥身为大理国世子,并不是什么人都能看得上。“

段庆明痛苦地说道:“如今是人家看不上我!“

梁州府,云来客栈

望着走进客栈的段庆明三人,陈维连忙走过去说道:“段大哥,我昨日忘了和你相约之事,你不会怪我吧?“

看到陈维,段庆明大喜,急忙找寻颜如霜,结果发现她没有随陈维一起前来,顿时面无表情的看了陈维一眼,心想他修为极高,不可与之为敌,况且我还需要他助我登上皇位,想到此,便又笑道:“陈兄弟说笑了,我怎会怪你呢!“

望着脸色阴晴不定的段庆明,陈维疑惑的望着段庆晴和段庆萌,发现两人笑着摇头,便说道:“那就好,我忘了昨日相约之事,还以为你们生气了。“

段庆明头摇得像拨浪鼓,急忙说道:“没有,我们没有生气!”

段庆萌笑道:“是啊!复生哥哥,我们都没有生气!“

段庆晴笑道:“复生哥哥,你今日一大早前来,有何要事吗?“

陈维望着段庆明三人,笑着说道:“明日是我跟颜姑娘成亲之日,希望到时你们三人都能前来!“

段庆明差点喷出一口老血,面无表情地说道:“陈兄弟结婚,我们一定去,一定去!“

段庆晴和段庆萌尴尬地笑道:“复生哥哥,明日我们三兄妹一定前来!“

看到三人一口答应,陈维高兴地说道:“太好了,那我先回去准备了,明日恭候你们三人前来!“

望着一蹦一跳离开客栈的陈维,段庆明脸上显出狰狞表情,怒喊道:“陈复生,我要掐死你!“

段庆晴和段庆萌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心想陈维分明是在段庆明心口上插刀。

此时,捕神刚刚走进云来客栈,看了段庆明三人一眼,径直走了过去,冷冰冰地说道:“你要杀陈复生?“

段庆明望着捕神,发现此人身形高大魁梧,身穿巡捕衣裳,便冷笑道:“本公子想杀谁,就杀谁,你一个小小的巡捕,管得着吗?”

捕神看了段庆明一眼,冷笑着说道:“杀人者偿命!”

段庆明顿时心生怒意,怎么一个小小的巡捕也敢管到他头上来吗?就要上前给他一个教训。

段庆晴望着脸色如冰的捕神,心想此人修为极高,绝不是普通的巡捕,急忙拦住段庆明,笑着说道:“大人说笑了,我大哥并没有杀人,他只是有这个想法而矣!“

段庆萌笑着说道:“大人,误会,误会!“

捕神冷冷地看了他们三人一眼,接着看向段庆明,冷冰冰地说道:“你最好不要有这种想法,另外,我会将陈复生辑拿归案!“

听到捕神要将陈维辑拿归案,段庆明顿时大喜,后想到陈维修为极高,此人必定不是他的对手,顿时又失望起来,痛苦地说道:“如若你真能将陈复生辑拿归案到好,只是怕你不是他的对手。“

捕神冷冷地看了段庆明一眼,冷笑道:“我定会将陈复生辑拿归案,走着睢好了!“

捕神转身回掌柜处拿了客房钥匙,接着上二楼而去,与下楼的唐飘擦肩而过。

捕神转过身,疑惑的看了唐飘一眼,心想江湖中有如此修为的女子,想必是唐门中人,观其年纪,估计是唐门门主唐飘,唐飘从不出唐家堡,为何到这梁州府来了?

唐飘下了楼,往客栈外走去,她曾经无意中见过捕神办案,心中不禁冷笑,捕神,任你武功修为再高,想要去梁王府抓人,可能吗?梁王会让你从他的府中带走人吗?江湖事,还需江湖了!

梁州府,南王府

王勇已经回禀,各路人马已经出现在云来客栈,这在南王的意料之中,可是令南王没有想到的是,益州府的益王竟然也来到了梁州府,目前还不知其来梁州府所为何事,如今只能希望他不要破坏我们的谋划了。

王勇抱拳说道:“王爷,需要属下出去打探吗?“

南王若有所思道:“益王身边高手如云,你去恐怕不合适。“

王勇抱拳说道:“王爷,益王身边的王双是我同乡,我可以去找此人打探消息。“

南王大喜,说道:“如此甚好!王勇,你去打探一下,益王今日前来,所为何事?带了多少兵马?“

王勇抱拳说道:“属下立刻就去将此事办好!“

望着退下的王勇,南王若有所思道,王双?如若可以收买此人,明日或许可以将梁王与益王一起解决掉。

想到此,南王顿时哈哈大笑起来,说到:“到时梁州府与益州府,都归我一人所有!“

梁州府,梁王府

唐飘来到梁王府侧门,发现四下无人,一个鲤鱼翻身,瞬间跃进梁王府内,她观察了一会,发现梁王府内竟然只有普通的守卫官兵,顿时大喜,轻意避开这些守卫官兵,往后院跃去。

唐飘经过书房,发现书房里面有灯光,便向书房方向快速跃过去。

门外突然传来破风声,梁王一惊,站起身来喝道:“来者何人?”

唐飘心中一惊,想不到这个梁王竟然有如此修为,急忙往后院跃去。

梁王府,后院寝室

躺在床上的陈维突然睁开眼,急忙从床上坐起,快速穿好衣服,打开门观望了一会,心想颜如霜的安全最重要,急忙往旁边的寝室跃去。

黑暗中,唐飘冷冷的看着陈维的背影,心中冷笑,陈维,你果然还活着!急忙从衣物里拿出天罗地网针,对着陈维就要发射暗器。

此时,梁王已经跃进后院,发现唐飘手中闪闪发光的暗器,顿时大喝道:“来者何人,竟敢到本王府中用暗器伤人!“

听到梁王的喝叱声,唐飘心中一惊,急忙收起天罗地网针,往院外跃去。

听到喝声,陈维急忙转过身,望着凌空跃起的身影,心中顿时一惊,唐飘!她如何到益州府来了,还出现在梁王府中,难道是为我而来?

精彩评论:

这本《飞天舞剑》应该是作者(死神舞)最为出名的一本小说了,整体来说,文笔细腻,有不少生活的积淀在里面,女主(段庆明,梁王)也刻画的颇为动人,只是后面就写得有点崩了,什么黑社会堵门都出来了,而且写着写着就写成了霸道总裁文,现在再回头看,我想是大抵看不下去了。只是一直对这本小说后记的标题有印象:“青春将逝,下个路口见",青春对于我这个年龄的人来说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了,人生也经过了一个又一个的路口,时光荏苒,人心易变,曾经的爱恋,心情很多都已无法再追忆了。那就这样吧,我们也该继续向下一个路口出发了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