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首页 > 小说库 > 《不务正业的魔王大人》劫天运 MB 不务正业的魔王大人玄幻言情小说

更新时间:2019-11-30 15:23:37

《不务正业的魔王大人》劫天运 MB 不务正业的魔王大人玄幻言情小说 连载中

《不务正业的魔王大人》

来源:阅文集团 作者:北冥极渊 分类:玄幻言情主角:徐夜,梅花

热销小说《不务正业的魔王大人》全文在线阅读,作者北冥极渊,传奇人物徐夜,梅花,是一本玄幻言情类型的作品,精彩章节节选:游戏很简单,需要一副扑克牌。但,这并不是斗地主。因为,这个游戏四个人玩也可以,而且越多人玩越有趣。首先,要把大小王都拿出来。在徐夜出来之前,苗苗就已经把这一步给做好了。谢飞白把扑克牌放在茶几的中间,那 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游戏很简单,需要一副扑克牌。但,这并不是斗地主。因为,这个游戏四个人玩也可以,而且越多人玩越有趣。

首先,要把大小王都拿出来。

在徐夜出来之前,苗苗就已经把这一步给做好了。

谢飞白把扑克牌放在茶几的中间,那个最醒目的位置。确定,徐夜一过来就能看到。

徐夜在刷碗,正嗨着呢,完全没有发现他们这边的动静。

所以,在他出来第一时间发现了茶几上的扑克牌,他倒退几步,嘴里还念叨着,“没看到我,没看到我。”

“行了,你快点儿过来。”谢飞白直接打破了他的幻想。

他嘴角立刻就耷拉了下来,“老大,我能不玩儿吗?”

“你说呢?”说话间,她顺手把电视也给关上了。

看着谢飞白的动作,他认命的搬着凳子坐到了她的对面去。

“徐夜哥哥,牌我已经洗好了,你也可以重新洗一下。”苗苗兴奋道。

相较苗苗的兴奋,徐夜就非常不情愿了。

但他还是认真的重新洗了牌,然后,又一脸谨慎的把牌发到了下来。牌是从徐夜那里开始发的,谢飞白是最后一个。所以,她的手里的牌最少。

“啊,红桃7,在我手上。”说着,徐夜就一把把红桃7给拍在了茶几上。

游戏的规则很简单,有红桃7的人先放,下一个人需要放红桃6或者8,然后剩下的人再接着往下放。如果这两个都没有,那他就得放其他的7了。要是他也没有别的7,那就很抱歉了,他就不能出牌了,而且他还要问他的下家借一张牌。

徐夜放完,接下来轮到苗苗了,他放了一张梅花7。

谢飞白弯唇一笑,这完全在她的意料之中,因为红桃6和8都在她的手里,除了放7,他们别无他法。

在她放下红桃6的时候,徐夜的表情可以说是相当兴奋了。

“谢谢老大了。”说着他就把红桃5给放下了。

谢飞白对他报以微笑,他这么做,真的是帮了她一个大忙。她手上有红桃A。照现在这个速度,相信很快就能把它放下了。

接下来又轮到苗苗了,他放的是一张梅花6。

谢飞白没有放红桃4,而是放了方片7,因为方片2和A都在她的手上,她必须要保证方片的都能及时被放下。

徐夜也没有辜负她的期望,他放了方片6,苗苗紧跟其后,放了一张方片5。

现在,就可以放红桃4了。但是,她知道徐夜是不会放红桃3的,因为红桃3在她的手里。

他看了一会儿牌,又咬唇看向了她和苗苗。

徐夜为什么会输呢,有很大原因就是因为他舍不得手里的7。上次他们的玩的时候,明明他手里有7可以出,他偏偏不出,非得要跟人借一张。

最后,他咬了咬牙,把黑桃7给放下了。他一脸不舍的说道:“小黑,我一定会把你带回来的。”

玩个牌,他还给玩出了生死离别,也是挺厉害的。

“它只是一张扑克牌,你不要搞得这么伤感好不好。”

徐夜转头看向我,义正言辞道:“老大,它不仅仅是一张扑克牌,它是我忠心而又非同寻常的朋友。它不仅能做扑克牌,还能做飞镖,还能......”

“好了。苗苗,该你了。”玩游戏就好好玩游戏嘛。

苗苗迅速的放下了一张方片6,然后对着我点了点头,“小白姐姐,该你了。”

她放的当然就是红桃3了。

不过,徐夜并没有放红桃2,他放了黑桃8。所以,她猜红桃2应该是在苗苗的手里。

但,苗苗也没有放红桃2,他放的是方片8。

谢飞白盯着牌仔细看了一下,最后她决定放一张梅花8。因为她还有梅花9在手里,这样就算没有人放红桃2,她也会有牌放。但,这同样也很危险。

接下来又轮到徐夜了,他盯着自己手里的牌看了一会儿,又盯着着茶几上的牌看了一会儿。还伸手摆弄了一下红桃7那一列,嘴里还念叨着,“就差一张了。”

现在,谢飞白已经可以确定,红桃2就在他的手上。

当然,他最后并没有放下红桃2,而是放了方片9。

看来,他已经掌握了游戏的精髓了。千万不要给你的对手,需要的那张牌。

“小白姐姐,借一张。”

谢飞白看了看手中的牌,毫不犹豫的就把手里的方片A给了出去。

苗苗盯着她手里的牌看了一会儿,用他那水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她,“小白姐姐,可以换一张吗?”

谢飞白对着他微微一笑,“当然不可以了,玩游戏,就要遵守游戏规则啊。”

他一脸委屈的收下了那张方片A。

徐夜还在一旁,兴高采烈道:“哈哈,我不是第一个借牌的了。”

等她放下红桃8,徐夜脸上的笑容一下子就消失了。

他的牌早就准备好了,谢飞白大胆猜那就是红桃2,他盯着她和苗苗两个人来回看。大概,是想要确认到底谁手里有红桃A。苗苗正认真的盯着茶几上的牌,大概是在想该怎么样赢。毕竟,现在他手里的牌已经比他们两个人多了。

“你能快点儿吗?”谢飞白不耐烦道。

“老大,红桃A在你的手上,对吧?”

“那你是放还是要跟苗苗借一张。”

徐夜泄气道:“放。”说着,他就把红桃2给放下了。

要不是还有苗苗没放,谢飞白都想要立刻把红桃A给放下了。

苗苗一脸兴奋的放下了红桃9,看来他已经想好接下来该放什么了。至于谢飞白,她放的当然是A了。

“我就知道它在你手里,我不应该放红桃2的。”徐夜一脸悔恨。

因为,他又放了一张黑桃5。上次,他就想放黑桃5的,被她一吓,结果就放了红桃2。其实,这对她来说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因为黑桃3、4都在她的手里,所以没在怕的。

之后,苗苗放的是方片4。

这下,谢飞白的选择就多了,她最后的选择是黑桃4。

徐夜盯着茶几上的牌看了好久,“红桃、方片、梅花、黑桃。”

“这个是梅花吧?”他拿出梅花5问道。

谢飞白和苗苗看着他手里的牌,对视一眼,同时松了一口气,他要是之前就放的是这张,那还真就不好说了。

“是。”他二人异口同声道。

徐夜放下梅花5,就又轮到苗苗了,他放了一张红桃10。

谢飞白放了张黑桃9。

徐夜倒是没有么太大的反应,倒是苗苗一脸激动的看着她。看来,黑桃10是在他的手上了。

徐夜放了方片4,而苗苗,她果然没有料错,他放了黑桃10。

接下来,又到谢飞白了,除了方片2,她手里其他牌,哪张都可以放。

徐夜和苗苗两个人,一脸紧张的看着她。

毕竟,她手里这张牌,很有可能是能决定输赢的。

思前想后,她决定放梅花3。

徐夜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老大,真是太感谢你了。”

他放的是梅花2。

苗苗也把梅花A给放下了。

这下,她有些后悔了,但还是要保持微笑。接着,她又放下了黑桃3。这也是抱着赌一把的心态,他不能有黑桃2。

“老大,你真是太好了。”

是的,黑桃2和黑桃A都在他的手里。

谢飞白愣了一下,但她相信自己还是能赢的。

果然,徐夜放下了黑桃2。

谢飞白看了眼手里的方片2,大概她就要输在这张牌上了。

但很快,她就时来运转,因为苗苗放下了方片3。原来,一直以来她都猜错了方向了。

现在,她手里的每张牌都能放下了。换种说法,也就是——她赢定了。

所以,她放了一张梅花9,毕竟其他的都到了9、10了,就只有梅花还停在8上,实在是太孤单了。

徐夜放的是黑桃A,除了这个,他也没有别的可放了。

而苗苗放的是梅花A,就跟他们两个人商量好了似的。

“苗苗,好巧啊。”

苗苗看着徐夜,认真说道:“徐夜哥哥,我们这是英雄所见略同。”

徐夜笑着点了点头。

谢飞白什么话都没有说,反正最后赢的肯定是她了。

她又放了一张方片10,现在不管她怎么放,他们都可以继续往下放了。

果然,徐夜就放了一张方片J。

接着,苗苗放了一张梅花10。

她手里还有一张方片2和红桃J,她就放了张方片2。

那张方片A在苗苗的手上。毕竟,那张牌还是她给他的。

苗苗放的是方片K。其实,它跟方片A也差不多。因为,它们后面也没有要放的了。

“好了,这是我最后一张了。你们要猜一下,是什么吗?”

徐夜兴奋道:“猜对了,我可以给苗苗一张牌吗?”

苗苗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他大概没有想到徐夜会提出这个要求吧。

“不可以。”谢飞白微笑着拒绝了他。

“那不猜了。”徐夜道。

“是红桃J。”苗苗很是捧场道。而且,他也没有像徐夜一样提出那样无理的要求。

她对着苗苗笑了笑,把手里牌放了下去。

徐夜看着苗苗,问道:“苗苗,你是怎么知道的。”

“小白姐姐一直在看红桃这一列,上面又缺着红桃J,所以我就猜到了。”

徐夜看了看她,又看了看茶几上的扑克。眉头紧皱,这些他完全没有想到啊。果然,老大说的对,他应该多跟苗苗学学的。

他又放了张黑桃J,苗苗紧跟其后放了一张黑桃Q。

徐夜看了一眼梅花那一列,放了张红桃Q。

苗苗放了张黑桃K。

徐夜抬头,一脸悲愤的看着他。

“徐夜哥哥,给你。”说着,苗苗就把自己手里的方片A交给了他。

这张从我手里出去的牌,最后又到了徐夜的手里。它是唯一一张,在我们三个人手里都待过的牌。

虽然得到这张牌,意味着他终于可以出牌了,但是他也并没有高兴起来。因为,这也意味着,他马上就要输了。

苗苗放了红桃K,徐夜把那张方片A放了下来。然后,他把手里剩下的两张牌也扔了下来。

是梅花Q和K,而苗苗手中的,则是梅花J。

事实证明,就算是拿着红桃7,没有第一个借牌,他也还是会输的。

“老大,要是你那时候没有吓唬我,我肯定就不会输了。”徐夜小声嘀嘀咕道。

“不,你还是会输的。”谢飞白认真说道。

徐夜狐疑的看了她一眼,“真的吗?”

“当然。所以,你就快剥瓜子吧。”

在超市买的瓜子,现在派上用场了。

大落要给头科剥20个瓜子,给二科剥10个。

徐夜看着他们两个,然后低头,像是受气的小媳妇似的,给他们剥起了瓜子。

他剥瓜子的功夫,谢飞白已经把牌洗好了。

徐夜也没有再说不玩的话,他没有赌博的本事,但却有赌徒的脾气,总觉得下一把就能赢了。

“这次老大赢了,先给老大发牌。”

谢飞白皱眉看了看他,很有可能是他意识到,最后一个人拿到的牌最少。因为,在她之后,他发给了苗苗。

不过,她也没有说什么,反正以前也不是没有这么做过。而结果,都是一样的。

接下来,他们又玩了三次,因为徐夜每次都要考虑很长时间,所以玩了三把之后。苗苗就开始打呵欠了,谢飞白看了看表,都已经8点20了。

“好了。苗苗,你明天还要上学,该回去休息了。”

苗苗看着桌上的扑克,自觉的收了起来。

徐夜可怜巴巴的看着她,“老大,再来一局吧。就一局,我感觉运气来了。”

是的,这一局苗苗第一,徐夜第二。

“是我让你赢,你才能赢的。这种事情再一不再二,你真的还想再玩?”

徐夜低声道:“我就知道。”

“小白姐姐,已经收好了。”

她指了指茶几上的抽屉,道:“放在里面就好。”

然后又指挥徐夜道:“好了,你送苗苗回家。”

徐夜看着茶几上的小盒子里的她的瓜子,苗苗的已经吃掉了。

徐夜的小盒子还是空的,因为还没有人给他剥。

“你从我这里拿吧。”

徐夜兴高采烈的拿数出了十颗,一口吞掉了。

瓜子这样吃起来,真的是超级棒的。

“小白姐姐,晚安。”苗苗跟我挥手告别道。

“苗苗晚安。”

徐夜跟着苗苗出去了,当然,他依旧没有带钥匙。不过,这次,他就没有担心了,毕竟有人在家里。

徐夜跟苗苗回家,看着他洗脸刷牙。

然后,苗苗又把徐夜送了出来。

“徐夜哥哥,晚安。”

“苗苗晚安。”

送走徐夜之后,关上客厅的灯,他就回自己的房间了。只有玄关的灯还开着,那是为他爸爸留的。

徐夜回来的时候,已经8点45了。在这期间,谢飞白已经把客厅给收拾好了。

“老大,你还不睡啊?”徐夜打着呵欠问道。

“嗯,我还有事。”她对他招了招手,“来,你坐。”

徐夜表情忐忑的坐到了沙发上,看他的样子,大概是以为谢飞白终于要跟他算中午的帐了。

看他明明困得要死,却还要使劲儿睁大眼睛看着她,谢飞白决定放过他。

“苗苗爸爸叫什么名字?”

他完全没有想到她问的是这个问题,愣愣的看了她足足有三分钟之久。

“老大,中午的事情?”他小心翼翼的问道。

“算了。”

徐夜立刻眉开眼笑,他摸着下巴想了一下,道:“苗苗爸爸,叫...叫罗......”

谢飞白忍不住开口打断了他,“倩倩爸爸才姓罗,苗苗爸爸是曲老师。”

徐夜瞪大了眼睛看着她,那表情,怎么看都像是在说‘你这不是知道吗?’。

“你不会以为,苗苗爸爸就是姓曲名老师吧?”

徐夜疑惑道:“难道不是吗?我记得,大家都是这么叫的。”

谢飞白深吸一口气,道:“苗苗爸爸姓曲不错,大家叫他曲老师,是因为他是高中老师。不是因为,他的名字就是曲老师!”

徐夜脸上露出了恍然大悟的表情,“原来如此啊。”

她伸手指着他的房间,“你去睡觉吧。”

“可我想......”

“不,你不想。你现在只想睡觉。”

徐夜看了她一眼,表情有些委屈。慢吞吞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徐夜走后,她抬眼看了下表,马上就要9点了,苗苗爸爸一般10点才能回来。也就是说,还要等他一个小时左右。

她看了一眼茶几上的遥控器,然后就打开了电视。

精彩评论:

《不务正业的魔王大人》可能是上个十年最着名的玄幻言情小说之一了,现在重新翻开本书,依旧是手不释卷,而与本书同时期的其他玄幻言情小说,却大都已不忍卒读。北冥极渊的文笔极佳,就算是书里随手而写的一些诗词,也让人读的极有味道。文章不厌百回改,这句话一直是他写作的信条之一、期待明年的修订版。

猜你喜欢

  1. 资讯小说
  2. 书库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